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如何阅读弗洛伊德(2)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如何阅读弗洛伊德(2)

发布时间:2021-05-14 浏览次数:109次

17_201704081221211XzSI

弗洛伊德的第二个方式,去阅读有关评论分析弗洛伊德的作品,这是一条看似简便的途径,实则并不周全。法国自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即已成为精神分析研究的重镇,一般知识界不管任何领域都离不开对弗洛伊德主义的涉猎和钻研,许多哲学家或文化领域学者很自然都会成为弗洛伊德专家,比较著名的如拉康、德里达、德勒兹、罗兰·巴特、福柯、阿尔都塞甚或克莉丝提娃等人,都曾经是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忠实信徒,都或多或少写过一些极具分量的谈论精神分析的文字,当代极负盛名的哲学家保罗·里柯(Paul Ricoeur)的《论诠释——弗洛伊德总论》(De L`inteerprétation.Essais sur Freud1965)一书更以无比巨大的篇幅全贡献给了弗洛伊德,算得上是少数以哲学眼光探索弗洛伊德主义的杰作之一。德国法兰克福学派自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许多文化评论文字一样离不开对弗洛伊德的专注。谁都知道,20世纪中弗洛伊德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最深入且是最有力的对话,乃是由法兰克福学派所主导进行的,特别是以马尔库塞和弗洛姆两人为主。马尔库塞以英文写作的《爱欲与文明》一书便毫不迟疑摆明是献给大师弗洛伊德的,弗洛姆更大言不惭以弗洛伊德的继承人自居,事实上他也的确为弗洛伊德学说贡献过不少心力,他和铃木大拙所合写的《禅与精神分析》一书,确实充满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妙高见。

 

早在20世纪20年代之际,弗洛伊德的理论系统尚未完全真正确立之时,俄国的文化理论著名大家巴赫金即已发表过多篇论文,针对精神分析有关的语言 问题及文化论调展开严苛批判,然后在批判之余却又同时认定其不可抹灭的价 值。这些文章后来收集一起成书付印,即《弗洛伊德主义》一书,从今天眼光看, 巴赫金可以肯定是西方学界最早从事弗洛伊德理论研究的最重要的先驱之一。 我们看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紧密对话构成了法兰克福学派批评理论及西方马克 思主义的核心焦点,而后结构主义理论如拉康和女性主义批评等,又无不以弗洛 伊德主义和结构主义语言学(如罗兰·巴特〕的交叉为其出发起点。事实上,这 些文化批评理论的出现和受重视,包括法兰克福学派和后结构主义理论,都是巴 克定的《弗洛伊德主义》出版之后几十年的事了,即便后结构主义时期的阿尔都塞、拉康和福柯等人,把语言当成核心问题来重新解读马克思主义和弗洛伊德主义,一样离不开早在20世纪20年代巴赫金所探索的范围。

 

上述有关弗洛伊德主义的延伸和诠释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大概简略举隅而已,实际情况恐怕要更为复杂许多,比如我们绝不可能忽略由弗洛伊德分叉出来的,由荣格和阿德勒各自所主导和精神中分析有关的学说;还有,弗洛伊德的女儿安娜以及克莱因女士所发展出来的儿童精神分析;此外,凯伦·霍妮和海伦娜·多伊奇两位女士从欧洲到美国落脚之后所发展出来以女人为主体的女性精神分析似亦不应忽略(她们皆各自以精神分析角度写出极精彩的有关女性心理学的著作)。由此看来,读弗洛伊德的第二个方式并不会比第一个方式轻松简便,甚至可能更复杂难缠,因为其触角等如漫无节制地延伸,几乎没有止尽。也许我们应该这么看,第二个方式的阅读应以第一个方式为先决条件,换句话说,事先对弗洛伊德的著作有了某种程度的理解之后,再进行第二阶段的延伸阅读。可是这显然又形成了另一不必要的负荷,除非我们企图成为弗洛伊德主义专家,否则大可不必如此。现在我们不妨看看第三种阅读弗洛伊德的方式,亦即阅读有关他的传记。

 

彼得·盖伊出生于1923年,任教于美国耶鲁大学,专业领域是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思想和德国魏玛共和时代的文化。他是这一代美国学院派学者的顶尖 代表,不但治学严谨,而且才华横溢,从他的著作履历看来,从1952年以来,所发表的学术论著几近30种之多,真称得上是著作等身了。晚近20年来,他的研究 重心几乎全围绕在弗洛伊德身上,1988年出版的《弗洛伊德传》一书可称得上是他这一系列研究中最具典型代表的扛鼎巨著,不但篇幅浩大,同时写作风格突出,全书近1000页篇幅写来不疾不徐,仿如一气呵成。至于内容,我们几乎可以大胆肯定,有关弗洛伊德的一切,包括大师的生平、交友和著述生涯,全都巨细靡遗写在里头了。这显然是近50年来,继琼斯于20世纪50年代所写的三大册《弗洛伊德的生活和工作》一书之后,最详实也是最精彩的一本弗洛伊德传记。 1988年此书出版之时,《时代》杂志上一篇书评中的一句话最能说明盖伊教授这本传记的特点:“知性且全然贯注……借着对弗洛伊德所有作品的全盘掌握,作者以严谨客观的态度写出了一本公正而充满创意的伟大传记。”

 

琼斯曾经是弗洛伊德最得意的门生之一,追随弗洛伊德长达30年之久。1938年弗洛伊德一家人为躲避纳粹迫害而流亡伦敦,正是由琼斯周旋奔波一手所促成,他本身亦具有相当高水平的写作才能,似乎最具权威资格来写大师的传记,他拥有别人所无的第一手资料和一般人不会有的直接印象,但问题恰恰就出 在这里。大凡学生为老师写传记都免不了沦入主观和胡乱吹捧的窠臼,柏拉图写苏格拉底简直把对方快要捧上了天,托洛茨基写列宁一样不能免俗,简直是捧得离了谱。至于朋友写朋友,比如布劳德写卡夫卡,未必胡乱吹捧,也是一样不免失之客观而流于偏颇。琼斯写弗洛伊德所犯的毛病正是如此,他不但笔调主观武断,甚至还刻意隐藏一些曾发生在弗洛伊德身上的事实,最明显的一桩是关于大师死亡的记载。

 

琼斯在他所写的传记里,不知由于什么缘故,审慎删除了他和弗洛伊德信件往来中某些极有趣的片段,同时更刻意回避说明大师最后是如何依照自己要求采取安乐死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的。琼斯是否怕触犯当时(20世纪50年代)有关死亡方式的禁忌呢?这极有可能。我们如今读了盖伊教授的版本,他依据后来出现的资料和证据,总算为我们揭开了谜底,而有关这个部分的描写,可说是全书诸多精彩片段中最为精彩感人的一段。早在19151917年,弗洛伊德曾在维也纳大学医学院以讲座方式演讲精神分析理论,这些演讲内容后来成书出版,即有名的《精神分析导论》一书。当时来听演讲的,除了赫赫有名的露·安德烈亚斯-莎乐美女士之外,还有一位名叫马克斯·舒尔的医学院学生,他从第一天开始即对大师的理论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成为弗洛伊德的私人医生。1928年左右,弗洛伊德罹患口腔癌已有一段时间,可能随时命在旦夕,他们随即互相约定,必要时为他注射吗啡,以自我了结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到了1939年,弗洛伊德全家移居伦敦的第二年,大师已进人癌症末期,痛苦难当,他只简单对他的医生这么说:“你没忘记我们的约定吧?现在是该了结的时候了。”舒尔遂义不容辞地履行了他的承诺,盖伊最后这样写道:“弗洛伊德终于目睹他的秘密约定实现了,这位老斯多葛派至终都没有失去对自己生命的操控权。”以今天眼光看,这实在是安乐死的至佳典范,除了有尊严,同时还充满了风格。

 

盖伊教授写这本传记所占的最大优势是,他拥有最新和最充分的资料,特别是信件方面,并且所动用的参考书目也是史无前例,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巨大的写作工程,他遂能勾勒出一幅完整而没有偏颇的弗洛伊德形象。另一方面,正如 《纽约时报》的书评所说,作者借着对弗洛伊德所有著作的全盘掌握,写出这样一本公正严谨的传记,并以深入浅出的笔调加以评述,正是这本传记的一大特色,也是最能嘉惠一般读者想接触弗洛伊德却不得其门而人的地方。在盖伊教授笔下写来,《梦的解析》不再是一本艰涩难懂的作品,我们对《享乐原则之外》一书的疑惑适时迎刃而解,突然之间,我们对弗洛伊德这个人以及他的作品总算豁然开朗起来,终于可以正式轻松愉快地去拥抱弗洛伊德的世界。


(文章转自心理学空间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