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弗洛伊德之经典个案—狼人案例(1)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弗洛伊德之经典个案—狼人案例(1)

发布时间:2021-02-07 浏览次数:67次

一、狼人个案重读:弗洛伊德如何分析及核心无意识场景 

    《狼人个案》开篇,弗洛伊德给我们介绍说案例得到了极为彻底的分析,弗洛伊德喜滋滋地表情在文字中透露出来,尤其当他讲到狼人严重到在德国最好的疗养院得到最权威的精神病医生的诊治,但是无效。(我们知道此人是当年的国际精神病学泰斗、精神分裂症的命名者尤金 布鲁勒尔。),弗洛伊德甚至还驳斥了他的诊断:躁抑症,弗洛伊德几乎讽刺地说:这个诊断如果是对的,那么对象也肯定错了,应该是狼人的爸爸。

    然而,由于保密原则,也因为这个案例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其幼年的核心无意识幻想材料的取得,所以此文被命名为“幼儿神经症”,即弗洛伊德没有根据狼人4岁时候的恐惧症,或者此后演变为强迫症,以及当前所处的重度强迫症恢复期下的抑郁中的任何一个给狼人标签,而是神经症,并因为全文集中探讨的病人的核心时期而说“幼儿期”。

    这个病人如此严重,以至于全世界求医无果,找到弗洛伊德,然而弗洛伊德说:第一年(一周6次)毫无进展,病人的防御机制固若金汤。显在的联系,病人虽然有较高的智力,却完全忽视、熟视无睹,话都非常顺从地听进去了,但是从另一边的耳朵又出来了。弗洛伊德还感激病人及其家属的耐心,也同时感谢他们提供的环境(实际我们知道,这是因为狼人是俄罗斯贵族,非常有钱。所以能保证这样的治疗。

   花费诸多时间,弗洛伊德给他进行心理上的教育,对方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所进展,进而对方就希望停留于此。弗洛伊德叹到:是多大的内心恐惧,使得病人宁愿停留在疾病中,而不愿进一步继续。弗洛伊德安慰自己说:需要等待,由于无意识没有时间性,自己需要耐心等待,等其冲突产生,自己就挑起这里的矛盾并进而深化,这样一切就能产生。否则连持续进行的动力都没有,而遇到的仅仅是阻抗。

    然而,即便如此,其困难导致了弗洛伊德最终做出艰难的一个决定,必须设定结束的日期,同时这个结束日期当然是在判定对方的心理状态和能前进的程度预测的基础上决定的,这时候狼人的防御机制才彻底垮掉了。弗洛伊德惊讶到:非常短的时间内各种要素都浮现,病人的症状也奇迹般地好了。

   得到的最终成果如此地支撑了弗洛伊德的理论,以至于他要求病人反复核实自己的记忆,对方照做后,弗洛伊德仍然惊讶自己的在这个个案上的一大理论发现:原初场景。

    原来,在狼人的复杂病理迁延背后——从早期恐惧症,到父亲角色认同后的强迫症,最后到进来的抑郁等障碍——位于核心的,是他早年(2-3岁)看到了父母性交的场面,而在4岁开始的恐惧症等故事中,由于姐姐的引诱和威胁:关于用狼的尾巴等故事吓唬他,以及他的保姆后来关于父亲把蛇打断等产生的阉割威胁,最终给弗洛伊德做了一个非常核心的梦:他看到窗户外有5-6只狼,坐在树枝上盯着自己,异常恐慌地醒来。

    这个原初幻想和这个核心的梦如何被弗洛伊德看的如此重要呢?

    因为在简述了其幼年性的诱惑-性格变迁(一个夏天之后)-恐惧症的形成(4-5岁)-强迫症的形成(父亲回来后的认同),这个病理过程中,姐姐的诱惑与阉割威胁——狼的故事,父亲杀蛇的故事与自己被姐姐诱惑后对保姆施以诱惑,却反被对方拒绝并引入的阉割焦虑,被集中在这个梦里,而这里核心的恐惧来自狼的眼睛,狼人由此回忆起2-3岁的时候看到父母做爱,而自己那时候以为是父亲在对母亲施虐,这个场景在被姐姐诱惑后重新构造,即狼人一生生活在施虐与受虐的性幻想中,其后的爱情对象也与此密切相关:弗洛伊德说他被姐姐诱惑后试图采取主动,但被拒绝,于是找了家里一个与姐姐同名的女仆,而此后的爱情对象都是这种地位低下,比自己笨的女人——因为姐姐很聪明;此后父亲归来,自己当年性格大变:在一个夏天受到姐姐诱惑导致从安静变成一个狂躁的孩子,而被父亲惩罚进而在与男性关系中进入一种攻击的施虐受虐中,并且想要成为姐姐那样聪明(事业方面的起步与性的最初启蒙联系在一起)。

    因此,这个狼的梦集中了症状的变迁,同时其核心在于最初的原初场景父母做爱,续而集中了自己的症状与幻想(而这解释了主体在爱情事业方面的核心生活)。这里,是弗洛伊德理论构造的核心起点,即,通过精神分析,我们能抵达的精神起源的核心位置,而这里是不可超越的,在拉康那里,这里是语言的起点,因为2-3岁语言功能尚未充分构造,所以这里是最早的核心记忆联系的语言,拉康的lalangue,分析将终止于此(拉康的穿越幻想),因为在此之前,即便有无意识,也只能是冲动,或者物表象,因为没有语言的表象可以表达它们,精神分析的实践也不可能超越这点。

    拉康在1952年,开展狼人讨论班,同样阅读我们目前的弗洛伊德的这个报告,他用《三个逻辑时刻》的观点指出,狼人前期的1年的毫无进展,是看的时刻,弗洛伊德仅仅倾听和见证着;进而是进行某种“认知的改变”,弗洛伊德苦口婆心的教育,以便“修通”;最后是在弗洛伊德的催促甚至逼迫下,狼人“仓促地”做出了结论。这是拉康对这一次分析的整体重构过程进行极端凝缩化的概述。


(未完待续)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47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