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家庭治疗 > 鲍文家庭系统理论简介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鲍文家庭系统理论简介

发布时间:2023-03-18 浏览次数:45次


医学博士莫瑞·鲍文(L.Murray Bowen 1913-1990)开创了家庭系统的概念,鲍文用所有生命形式的相同科学原则为指导,将家庭视为一个系统。在接受弗洛伊德理论的一些信条的同时,鲍文打破了人类行为的现有范式,转而将他的思想和理论建立在进化论的基础上。鲍文写道:

如果和人类有关的知识能够成为一门公认的科学,它就可以与公认的科学分享新知识,并与其他科学一起走向未来。我支持这样一种观点——即,人类与地球上其他形式的生命一样,都具有科学性,最终,我们可以仅仅从科学事实为出发点,以此构建一个完整的人类理论,人类存在的情绪元素将与其他人类的关系相结合。(《家庭评估》,M.Kerr&M.Bowen,第360页,1988年。)


鲍文博士在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任职期间(1954-1959)进行了一项独特的研究,他在那里安顿了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年轻人,首先是他们的母亲,然后是其他家庭成员,他们都住在精神病住院病房。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每天24小时进行细致的观察,他们的发现,让鲍文提出了家庭系统理论发展的功能模型。最初的假设是,母亲和孩子在子宫内和出生后的强烈相互联系是哺乳动物生存的关键特征,这种联系的强度会阻碍后代成年后实现自主的能力(Butler,6,2015)。他的团队能够在精神科观察家庭并记录语言和非语言动作,并因此导致了鲍文对这一假设的修正,他承认,母子之间关系的强度比二人关系更大,并且与整个家庭有关。鲍文博士对这个家庭有了新的看法,用他的话说,就是环环相扣的系统(interlocking system)。


鲍文博士广泛阅读科学著作,寻找其他学科处理科学事实和情绪状态的方法。他发现天文学和古生物学是科学的基线,自然科学本身缺乏情绪状态。“人们已经开始选择使用进化论的科学事实,以此来取代弗洛伊德理论中的许多观念。进化论是一个可以被证明和验证的丰富事实体系。”“我创立了一个自然系统理论,旨在精确地符合进化论的原则和作为一个进化体的人类。”(Bowen,p 304,2004)

Murray Bowen的理论依赖于人的本质的基本观点,这指导了Bowen家庭系统理论的概念选择。其中包括:


认为人类是从低级形态进化而来的最复杂的生命形式,它与所有生物紧密相连。

人类和低等形态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大脑皮层以及思考和推理的能力。

智力功能明显不同于情绪功能,而情绪功能是人类与低级形式的共同点。


情绪功能包括控制原生质(protoplasmic)生命的自动化力量。它包括生物学定义力量:本能、生殖、由自主神经系统控制的自动活动、主观情绪和感觉状态,以及支配关系系统的力量。

广义地说,情绪系统支配着所有生物的“生命之舞”。它根植于既往的种系发生学之中,比智力系统更古老。

该理论假设,人类活动受人类情绪系统支配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他所愿意承认的程度,低级形式的“生命之舞”与人类形式的“生活之舞”之间的相似性远大于不同性。

情绪疾病被假定为情绪系统的功能障碍。

这个系统理论中的一个主要概念是围绕着情绪和智力之融合的概念发展的。人与人之间的融合程度可变,也可辨。一个人的融合量可以用来预测这个人的生活模式。(Bowen p 304-305, 2004)


当鲍文博士确定要纳入其家庭系统理论的概念时,他致力于“从生物学角度提出新的想法,使未来的以研究为方向的人们更容易”(鲍文,第345页,2004年)。鲍文记录了家庭系统理论中出现的新思想。下面列出的这些想法代表了鲍文家族系统理论中概念的缩写形式,以及一些其他的指导原则。稍后将更详细地介绍其中的九个概念。


家庭系统理论产生的新思想:

1、仅仅基于事实的理论

2、家庭关系图,以处理大量的材料;

3、情绪系统,除了关于情绪的旧观念之外,还包括生物事实;

4、自我分化,表示每个人与其他人基本不同的方式;

5、三角关系是任何情绪系统的基本组成部分,区别于二元和三元这两个古老的术语;

6、融合,表示人们借用或借用他人的方式;

7、阻断,用来描述人与人之间不成熟的分离;

8、核心家庭情绪系统,描述父母在一代人中处理情绪过程的复杂方式;

9、核心家庭投射过程,描述自动化的情绪系统,描述大家庭的隐形参与;

10、大家庭情绪系统,用来描述大家庭的隐形参与;

11、多代传递过程,描述多代人的情绪过程模式;

12、治疗师的自我参与,描述治疗师参与家庭情绪历程的过程,或他和家庭单位分离的方式;

13、事实上,这些都是大情绪系统的组成部分,也就是家庭;

14、将家庭系统与环境相结合,以描述家庭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的方式


情绪功能的系统理论


以下是J.Butler(2013)引用的Bowen博士早期在NIMH家庭研究的报告中关于该单元家庭的观察结果:

精神病理学的波动表明,“首先精神分裂症发生在患者身上,现在发生在母亲身上”,问题的范围也发生了变化,首先是母亲和患者之间的问题,现在是母亲和家人之间的问题。

这一观察代表了家庭情绪功能的早期概念化,并导致鲍文博士将家庭概念化为一个情绪系统。

人类被认为是从低级形态进化而来的最复杂的生命形式,它与所有生物紧密相连。人类和低等形态之间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大脑皮层以及思考和推理的能力。智力功能明显不同于情绪功能,而情绪功能是人类与低级形式的共同点。情绪功能包括控制原生质(protoplasmic)生命的自动化的力量。它包括生物学定义的力量:本能、生殖、由自主神经系统控制的自动活动、主观情绪和感觉状态,以及支配关系系统的力量。情绪和智力功能之间有不同程度的重叠。”(Bowen,第304-305页,2004年)

鲍文将这种重叠称为“融合(fusion)”。他用“情绪病(emotional illness)”一词代替标准的精神病诊断术语,以表示情绪系统的功能障碍。人类情绪和智力系统的融合程度各不相同。鲍文写道,情绪和智力之间的融合越大,生活就越受到自动化情绪力量的支配,个人的情绪就越融合入周围人的情绪,人就越容易受到身体疾病、情绪疾病和社会疾病的影响,他就越无法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生活。人类有可能区分情绪和智力,并慢慢获得对情绪功能的更自觉控制。(Bowen,第305页,2004年)获得对自动功能进行有意识控制的一种方法就是结合自己家庭使用的生物反馈和神经反馈。

自我分化量表(Differentiation of self-scale):这一概念是理论的基石。它包括评估智力和情绪融合程度的原则……该量表指的是自我内部坚实自我的程度,在压力下保持稳定,不受关系系统的影响(Bowen p 306,2004)。与此相反的是伪自我(pseudo-self),它由关系系统决定,可以每天或每年波动。伪自我会在积极的关系中,以及个人紧张程度变低时增强,也可以通过消极关系和在个人内部和周围的紧张增加而减少。(Bowen,第306页,2004)Bowen使用三代家庭图谱和当前生活功能水平评估一个人的自我分化水平。


三角关系(Triangles):这个概念描述了任何三人关系中,两两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方式,以及两两关系之外的另一个在他们其中的情绪问题。三角关系看上去是如此的基本,很可能在动物社会中也存在。这个概念假定三角关系或三人系统是任何关系系统的关系分子或组成部分。双人系统基本上是不稳定的。在紧张的场域中,两个人可以预见地让第三个人组成一个三角形。如果它涉及四个人或更多人,系统就会变成一系列环环相扣的三角形。三角形中有两个重要变量。一个变量涉及“自我分化(differentiation of self)”的程度。另一个变量则涉及系统中的焦虑或情绪紧张程度。焦虑程度越高,系统中的自动化三角关系张力就越强烈。参与的人自我分化程度越低,三角关系就越激烈。

分化程度越高,人们就越能控制情绪过程。在焦虑程度较低的时期,三角关系可能会变得很缓和,临床上并不存在。

在平静时期,三角关系由两个人在一起和一个局外人组成。(Bowen,第307页,2004)。鲍文认为,团结友好是首选的位置,但是三人都处于舒适的位置是罕见的。二人关系外面的人会试图与这两个人和睦相处,但是这会破坏最佳的团结,并导致大家一起尝试调整最佳的水平。当紧张情绪上升时,外部位置成为首选位置。这些三角关系的运动是自动的,没有智力意识。


治疗的目的是通过提高家庭成员在自动情绪反应中的自我意识,控制自我扮演的角色,避免参与三角关系的运动,以此来改变家庭成员在最重要的三角中的位置。(鲍文,第307页,2004年)

当可以修改家庭系统中的中心三角形时,其他家庭三角形将自动修改,而不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参与治疗。该疗法还包括情绪和智力功能之间的缓慢分化过程,以及在自动化情绪过程中缓慢增加智力上的控制。(Bowen,第307页,2004)。


核心家庭情绪系统(Nuclear family emotional system):这个概念描述了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模式。根据每个配偶在其原籍家庭中发展的关系模式以及他们在婚姻中的持续性模式,核心家庭中的适应模式将走向婚姻冲突;一方配偶会出现身体、情绪或社会功能障碍;将父母的问题投射给一个或多个孩子;或者所有三种模式的组合。(Bowen,第308页,2004)


家庭投射过程(Family projection process):这个概念描述了父母向孩子投射问题的模式。这是核心家庭过程的一部分,但它非常重要,需要一个完整的概念。家庭投射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于所有家庭中。(鲍文,第308页)


多代际传递过程(Multiple generation transmission process):这一概念描述了家庭投射过程的整体模式,因为它与一些孩子有关,又回避了其他孩子,并在多代人之间进行。(鲍文,第308页)


情绪阻断(Emotional cutoff):这是1975年加入该理论的两个概念之一,情绪阻断描述了两代人之间情绪过程中最重要的机制。情绪阻断的主要表现是否认父母未解决的情绪依恋的强度,扮演和假装比自己更独立,以及通过内部机制或物理距离实现情绪距离。(鲍文,第382页)


同胞地位(Sibling position):这个概念是Toman最初定义的同胞地位概要的扩展和修改。最初的概况是从“正常”家庭的研究中发展出来的。他们与本研究中的观察结果非常接近,除了Toman没有包括不包括在家庭投射过程扭曲轮廓的可预测方式之外。从Toman身上获得的知识经过这一概念的修改,为预测家庭治疗的强与弱提供了重要线索。这一点非常重要,已作为一个单独的概念纳入其中。(鲍文,第308页)


社会情绪过程(Societal emotional process):鲍文的《家庭治疗中的临床实践》一书中的第13章《从家庭系统理论看社会退行(Societal Regression )》代表了长期努力中的一个节点,旨在系统地将家庭中的情绪力量社会中的情绪力联系起来,进入更大的社会系统

在1960年前后的几次会议上,我表达了这样一种信念:家庭运动的最大收益不是来自于家庭治疗,而是这些和人类以及他们如何努力调试的新的基础理论。在20世纪60年代,有人认为社会中的情绪模式与家庭中的情绪相同。这似乎是合乎逻辑和正确的,但具体的联系事实却难以捉摸。然后,我强调了在社会中和家庭中一样运作的三角关系。(鲍文,第269页,2004年)

在1972-73年间,鲍文博士被要求向环境保护局提交一份关于人类对危机的可预测反应的论文,特别是该局预期需要应对的危机。鲍文向环境保护局的陈述以及他关于背景思想和理论的后续论文证明了这一概念的复杂性。为了掌握这一概念,建议完整阅读第13章。以下应用的部分包括了该章节的广义观点。

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影响我思考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人是一种不断进化的生命形式,他与低级生命形式的关系大于与低级生命的区别,大多数心理学理论关注的是人的独特性,而不是他与生物世界的关系,支配所有动物和原生质(protoplasmic)行为的本能力量在人类行为中比大多数理论认识到的更为基本。这些年来,我读达尔文的时间可能比读弗洛伊德的时间更长,更多的时间花在生物学家、行为学家和自然科学家的工作上,而不是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的作品上。(第270页)

该假设假设,人类日益焦虑的原因是人口爆炸、新的可居住土地消失,以及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地球宇宙飞船”无法以人类及其技术已经习惯的方式无限期地支持人类生活。

另一个理论概念对这种背景思维很重要;这是人类的另一个可预测的特征。凭借他的逻辑思维和知识,几十年前他就可以知道自己正在与环境发生冲突。他的情绪反应及其因果思维使他无法真正“知道”自己能知道什么。

情绪系统运作的一个关键指标是团结——个体化力量的平衡。

可以确定退行的一些表现形式。团结一致开始凌驾于个体化之上,旨在团结当下焦虑的决策增多,因果思维增多,关注“权力”而排除“责任”,整体责任水平下降。其他还包括“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原则。

当焦虑消退或退行的并发症大于引发退行的焦虑时,退行停止。如果我关于社会焦虑的假设是合理准确的,那么未来几十年,社会危机将反复发生,而且强度会越来越大。

本文的主要目标是展示一项初步努力,将从家庭研究中获得的知识与广泛的社会模式相关联。父母处理青少年犯罪和行为问题的方式与社会表征处理同一问题的方式之间的比较,提供了建立这种桥梁的第一个数据,无论这项特别的努力是否可靠的重要性是不是比从家庭研究中获得的知识重要,但是,它对整个人类现象而言,是至关重要的。(鲍文,第282页,2004年)


鲍文理论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

鲍文理论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是基于人类作为进化存在的观点。鲍文理论的一个特点是,从以个人为指导的因果思维转向以理论为基础、以思维为指导的系统家庭观。“这一理论关注的是人际关系中的运作事实。它关注的是发生了什么,以及发生的方式、时间和地点,只要观察是基于事实的。它小心地避免了人们自动化的关注为什么会发生……系统论关注的是人做了什么,而不是他对为什么会做的口头解释。”(第416-417页)


背景假设和假设


情绪疾病比亲子关系的代际产物更深。

早期的关系模型建立在系统思维之上。

情绪疾病与人类的生理部分直接相关。这是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人类与低级生活形式的关系比人们普遍认识的更为密切,而情绪疾病是人类与低级形式共有的部分的功能障碍。

情绪疾病是一个多代际的过程。这方面的数据至少使用三代家庭图收集,包括出生、死亡、婚姻、离婚、就业和教育等信息。

人们做什么和说什么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将“难以定义”的概念结构化为功能事实。将功能性概念纳入治疗中产生了远远优于传统治疗的治疗结果。“那个人的梦是一个科学事实,但他梦想的不一定是事实。


因果思维。自从人类第一次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以来,他就一直是一个因果思想者,他开始寻找原因来解释生活中的事件。(第417-419页)


临床指导


传授鲍文家庭系统理论的教练来自各种背景和临床专业。大多数人都曾在美国或国际上的众多中心之一寻求博文理论方面的培训。受过训练的教练花了时间与教练一起研究自己的家庭,以减少情绪反应,观察家庭系统中的自我,认识并减少融合,看到他们在三角关系中扮演的角色,并学习理论。他们已经成为他们自己家庭的更客观的观察者,并通过扩展他们在临床上合作的家庭。他们努力积累大家庭中的事实,让他们看到自己家庭的全貌。这种更广泛的家庭知识使他们能够更好地预测家庭成员对生活状况的反应。在任何时候,理论建构都推动着鲍文理论传授的工作。


关于鲍文家庭系统理论和传授,已经写了很多。鲍文博士总是建议学生首先阅读原始材料,而不是学习其他人的脑袋筛选出来的信息。

Reference

Bowen, M. Family Theory in Clinical Practice, A Jason Aronson Book, originally published 1978; The below quotes are taken from the Rowan and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soft cover edition, 2004.

Kerr, M. & Bowen, M. Family Evaluation, W.W. Norton & Company, NY, 1988.

Murray Bowen, edited by J. Butler. The Origins of Family Psychotherapy, Jason Aronson, 2013.


转自心理学空间

本文只用于分享交流,传播心理知识,提供学习参考。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属于原作者,如原作者不愿在本平台发布,请联系我们删除


 

— The End —

 

如果你正在被抑郁、焦虑、愤怒、烦躁等情绪所困扰,并想对自己进行探索。你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帮助你解决问题,打开心结。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025-86602001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