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心理文章 > 每个人都是带着伤痛在关系里行走

心理知识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每个人都是带着伤痛在关系里行走

发布时间:2022-11-25 浏览次数:51次


恋的中断很危险……就像受伤的眼角膜,而爱情关系的决裂会带来极大的痛苦。


本文摘自《依恋亲密关系·伴侣沟通的七种EFT对话》

作者:SueJohnson   译者:黄志坚、李茜



爱会使我们感觉到脆弱,这是必然的现象。


面对所爱之人,我们通常较不掩饰感受,所以有时难免会因为一些无心的言行而伤害了对方。这些偶尔的刺痛,往往是表面的,转瞬即逝。


然而,几乎每个人都至少有一个特别敏感的地方,它是一个情感的痛处,经不起触碰。一旦这个痛处被戳到,所流的血会蔓延到整个关系中,导致我们失去情感的平衡,一头栽进魔鬼式对话中。



这个“伤痛之处”究竟是什么?



我将它定义为:在一个人从过去到现在的依恋关系中,由于依恋需求不断被忽略、漠视、拒绝而积累起来的敏感反应,导致这个人产生“双D”的感受,即情感上的被剥夺(Deprived)与被遗弃(Deserted)。“双D”是所有伴侣都可能会有的伤痛之处。


这些敏感的痛处往往来自我们过去与重要他人关系中的创伤,这些重要他人中首要的便是父母,他们给了我们最早的对爱的认知,此外还包括兄弟姐妹以及其他家庭成员,当然还有过去与现在的亲密爱人。


例如,最近有一次我正在对我丈夫说话时,他的眼皮开始下垂,于是我勃然大怒,极度激愤。事实上,他当时真的是又累又困,但他的反应让我立刻想起前男友,那个每当我试图谈论严肃的话题时就立刻睡着的人。虽然打瞌睡并不意味着就是逃避或切断联结的表现,但过往的经历使我过度警觉。丈夫突然出现的睡意,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情感上被遗弃的信号。



一个人可能会有好几个痛处,在这些痛处中通常会有一个最大的痛处,它会导致双方陷入消极的互动循环。



然而,人的痛处不一定都来自往日受伤的回忆,它们也可能在当前的关系中产生。即使目前的关系总体上还算幸福,但如果在情感上感觉到被剥夺或被遗弃,也有可能产生痛处。它可能会发生在重大的变迁或危急关头,如生孩子、大病或失业等,此时我们急切需要伴侣的支持,若得不到对方的回应,这种感觉便会油然而生。


痛处也可能会来自于伴侣长期的漠视,以致排山倒海的挫败感会渗透到每个细枝末节的事中。爱人回应的缺失会深深刺透我们的痛处。很多夫妻痛处都被触到了,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事实上,我们甚至不晓得自己身上存在着这样的痛处,而只意识到自己对疼痛的继发反应,如防卫性的麻木与自我封闭或应激性的勃然大怒。


退缩与愤怒都是魔鬼式对话的特征,它们遮蔽了最核心的脆弱情绪,包括悲伤、羞愧以及最主要的恐惧。


如果你发现自己和伴侣不断地陷入魔鬼式对话中,那么你可以断定,这是为了处理某个痛处而引发的,更准确地说,是你们两个人的痛处。然而不幸的是,你们的痛处无可避免地会互相摩擦。只要你刺激对方的痛处,他/她的反应通常也会刺激你的痛处。


要阻止这些毁灭性的互动,除了要辨识且抑制魔鬼式对话外,还需要找出并抚慰自己的痛处,并且帮助对方也这么做。在安全且充满爱的环境中长大的人,比较容易从摩擦中复原,因为他们的痛处比较少,也不是很深,一旦理解了自己与爱人之间消极互动的深层原因,就能较快走出这种恶性循环并抚平创伤。


然而,对那些曾经受过创伤,被他们所爱或所信赖之人严重忽略的人而言,这个复原的过程就会比较长也比较艰难。他们的痛处实在太大、太脆弱,因此要他们探究自己的恐惧并相信其伴侣会给予支持,会是个极大的挑战。


然而,我们绝不是过去经验的囚徒,我们可以变得更好。研究证实在咨询讨程中的所见:在爱侣的帮助下,再深的创伤都能被治愈。一位善于回应我们的伴侣能帮助我们处理伤痛的感觉,这样,我们就能慢慢找回必要的安全情感联结。



爱真的能改变我们。

在不稳固的关系中,我们会掩盖自己的脆弱,以致伴侣从未看到过真实的我们。

例如,你和对方刚刚还在开玩笑,现在却有人心烦意乱或者勃然大怒,或者正好相反,有人变得疏远和冷淡。你感到措手不及,就好像游戏规则忽然变了,却并没有人告诉你。受到伤害的一方传递出新的信号,而另一方则在试着了解其中的意义。


这些现象全都和原始的依恋需求与恐惧突然涌现有关,也和我们突然被最深层、最强烈的情绪掌控有关。


若要真正地了解痛处,我们必须进一步去检查这些引发关键性影响的敏感之处,了解其背后更深层的情绪,并用一种有利于处理痛处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否则,我们就会快速掠过这些情绪,而直接进入防卫状态——通常是愤怒或麻木,这会向我们的伴侣传递出完全错误的信息。


接下来,我们来分解当痛处受到刺激时的反应。



01·情绪反应(Affects)

某种依恋信号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并启动了我们的依恋系统——渴望与恐惧。


依恋信号能够触发我们的情绪反应。它也许是一个眼神、一句话,抑或是两人互动时情感和语调的转变。


依恋信号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会带来愉悦的感觉,也会引起不快的感受。


一旦依恋信号刺激到痛处,就会启动“警报器”,你的大脑会告诉你,有不寻常、不好或痛苦的事即将发生。当你听到爱人话中透着“苛责”的语气,或他/她在你要求拥抱时却转身走开时,你脑中的“警报器”就可能会响起。

02·身体反应(Somaticsensation)

我们的身体会有反应。


有人说“我的胃在翻腾,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很刺耳",或者“我全身变冷、变僵硬”。


有时,我们了解自己感受的唯一途径,就是留意自己身体的反应,强烈的情绪可以调动身体的反应,在瞬间进入求生模式。


而且,每一种情绪都有其特定的生理特征。当我们害怕时,血液会涌向腿部:当我们生气时,则会涌向双手。

03· 认知归因(Cognition/Perceptions)

我们的理性脑位于前额后方的前额叶皮质区(prefiontalcortex),它的反应比较滞后,随后才能赶上我们的情绪脑,即杏仁核的运作,并开始寻找事件发生的意义。


我们会在这时核查自己最初的认知,再从依恋信号所透露的信息中,判断两人的联结是否稳固。

04· 行为倾向(Behavior/actiontendency)

我们的情绪脑已预设好特定的反应:要么迎向对方,要么疏远对方抑或与对方为敌。每种情绪都会自然引发不同的反应。


愤怒感要我们进攻,战斗;羞愧感要我们退缩、躲藏:恐惧感要我们逃走、冻结,或在遭遇极端状况时转身反击:悲伤感则引发我们哀悼与放手。


这些反应都在瞬间发生。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Darwin)对情绪的力量及其在求生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很着迷,他想知道自己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控制情绪。他曾经在伦敦动物园里,站在一面玻璃墙跟前,玻璃墙的后面是一只大毒蛇。他试着在那条大毒蛇一次又一次对他发动攻击的时候不往后跳,但他一次也没有成功过。他的身体总是因为恐惧而后退,即使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很安全。


如果将上述例子转换成伴侣间的情感关系,情况可能是:两人正在享受彼此的温柔,突然间,其中一方说了一句苛刻的话,另一方顿时僵住。这个受伤的感觉和退缩的反应,在二百分之一秒内瞬间完成(这是科学家预估一个人能够接收到对方脸上情绪的时间),之后那个温柔的时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情绪会告诉我们,什么是最重要的,它就像指南针一样,为我们指引方向。




以上内容来官方微信公众号:晓然心理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29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