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儿童青少年 > Milner(1942)儿童的怀疑能力

Milner(1942)儿童的怀疑能力

发布时间:2022-11-09 浏览次数:43次



儿童的怀疑能力
Marion Milner 文

本文是Marion Milner 于1942年2月7日在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的演讲稿。


我们希望通过教育培养出什么样的公民?我们认为一个真正民主的公民需要具备哪些素质?人们通常试图用一个列表来回答这个问题,比如勇气、主动性、独立判断等。最近的研究证实了这些常识,一般来说,这样的“好”品质取决于一个人内在或外在对美好事物的信念,这将有助于他面对困难、麻烦、痛苦和损失,而不是“分崩离析”。似乎这种对美好事物的信念可以来自于许多方面,来自于对属于某个种族、阶级或家庭的自豪感,来自于去过某所学校,来自于拥有某种天赋,或信仰某种信仰,或来自于对某个人的爱,甚至部分来自于拥有许多财产。但是,如果一个人试图总结人们对民主公民的想法,他们似乎想要一些东西,他似乎与其他类型的好公民不同,因为他为了成为一个好人所依赖的好事种类;他是一个不完全依赖于身体和情感体验水平的人。也就是说,他不完全依赖物质财富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感,也不依赖身体成就和能力,也不完全依赖纯粹的情感关系,比如对领导者的崇拜和臣服,或者他自己维护自己和支配他人的能力。相反,他相信我只能称之为“心理过程”的东西;也就是说,他相信独立判断、思想和感觉的价值,事实上,他相信个人经验的价值,无论是在自己身上还是在他人身上。


这种经验信念是如何产生的?据我们目前所知,来自于:

1、拥有良好的经历,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身体和精神上的享受。

2、意识到经验本身的本质,这就是区别内在现实和外在现实之间。

我认为,第一种方法在小学阶段开始就被很好地理解了,当然是在幼儿园,但对于年龄较大的孩子来说就不那么肯定了。

第二种方式还不太清楚。我称之为怀疑之道。为什么?因为一个孩子生来就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和他在外部世界看到的是不同的现实。他通过经验慢慢而费力地发现思想与事物是不同的。除非他经过痛苦的实验,否则物理性质会遵守特殊的规律,火会燃烧,瓷器会破裂,水会溢出,所以他无法知道心理性质能做什么。例如,他首先假设,通过思想的万能魔力,思考或希望一件事情的发生就足够了。为了了解自己或他人经历的本质,他必须学会怀疑——自己的想法是万能的、无所不能的——原始信念。在他实现这一怀疑之前,他总是认为自己无所不知。在他看来,他的信仰就像桌子和椅子一样牢固、不变、确定。


为什么要知道这种精神现实( psychic reality)的本质如此困难?

1、其形式的本质是一个过程。它总是在变化、发展。

2、它的内容包含令人害怕的事情,“坏”的事情以及“好”。

这两个方面是联系在一起的,因为感情的内在现实中最令人不安的变化就是——从好心情变成坏心情,爱可以很快地变成恨,从知道到不知道,从快乐到痛苦。此外,我们童年时的许多想法和愿望都太过暴力和恐怖,以至于无法知晓;其中有些人太令人震惊了,以至于无法被人所知,因为他们违背了我们所依赖的成年人的标准,但有些人太强大了(或者看起来太强大了)以至于无法被认可,因为如果你认为一件事和你做过的一样好,或者一样糟糕,那么最好不要知道你甚至想过这些。由于这种恐惧,一些孩子完全放弃了任何了解自己经历的尝试,放弃了对“内在”的所有兴趣,转而只关心外在事物。


我们是如何认识精神现实的?

1、我们的愿望和信念与他人的愿望和信仰的冲突,迫使我们如果要捍卫思想并迫使我们实现我们的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全部”。

2、通过大脑显然天生的象征经验的能力。

难以捉摸的内在现实似乎在不断地以外在现实的形式出现。似乎内心生活的发现是从外部世界的角度进行的,既相同又不同,就像爱丽丝在《仙境》和《透过镜子》中发现的不同。心灵的这种象征性能力,它在表达心理现实时使用隐喻的有限能力,以一个巨大的流的形式流淌出来,它有许多分支:童年的想象游戏、艺术、象征性仪式、宗教。在童年之后,语言成为大多数人最核心的表达方式,并弥合了内心和外部现实之间的鸿沟。但是,文字也陷入了两种现实之间最初的混淆之中,常常被赋予绝对的价值,比如当某些东西被认为是“印刷品”时。对言语上的胡言乱语感到高兴可能是对逃避这种虚假的话语支配的解脱。


内在和外在现实之间的混乱导致我们和孩子出现下面两种情况

1、把符号象征当作外部现实,从而将外部现实扭曲成不被我们承认的愿望和恐惧的样子,或者

2、完全否定象征的价值,从而使整个内在生活变得贫乏。

这些极端的例子表现在儿童对童话故事的态度,以及儿童在得到“这是真的吗?”问题可能得答案时态度。如果我们回答,“这在你内心是真的”,5岁的儿童可以接受这样的答案。


这对教育实践有何启示?这里出现了两个问题。首先,一般的教学方法在多大程度上阻碍了人们认识精神现实的过程,这种教学方法会给认识客观事实打分数,并惩罚“不认识”的客观事实。如果这种实现需要容忍怀疑的能力,以及在不确定中等待的意愿,那么它对孩子实现内心现实的过程有多大帮助?

其次,关于学校的宗教教育,制度化的宗教强调信奉教条,这一事实在多大程度上干扰了精神现实的了解过程?这难道不鼓励对确定性的执着,而这种执着实际上妨碍了学习如何进行充足的体验学习么?它是否倾向于固定经验,从而阻止增长?对于弗雷泽的《金枝》中描述的关于我们种族传承的事实——例如,与死神主题相关的仪式、为人民的利益牺牲国王的儿子、人类替罪羊承担其他人的罪孽,圣经老师持什么态度?如果福音书被教导为一种独特的历史外部事实的现实,而不是内在生活的真实,那么意识中是否存在危险分裂的可能性?老师们是试图消除孩子在这方面的疑虑,还是同意塞缪尔·巴特勒(Samuel Butler)的说法,他说“疑虑是上帝的警告,当一个人珍视自己的灵魂时,应该注意这一点”?

精神现实知道自身的结果是什么?这种自知,不是作为一种要讨论的东西,而是在“此刻”的生活时刻感知的行为。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了一点皮毛,但经验的视野似乎在不断扩大。



        

转自心理学空间

本文只用于分享交流,传播心理知识,提供学习参考。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属于原作者,如原作者不愿在本平台发布,请联系我们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