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情感困扰 > 爱情这支双人舞,如何跳才会幸福甜美

爱情这支双人舞,如何跳才会幸福甜美

发布时间:2022-08-07 浏览次数:12次

了解自我   

享受生活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图片


写在前面

在痛苦的关系中,什么是最本质的困扰?

答案有很多,如:冲突本身,不同的期望和扭曲的沟通,无意识的、僵化的回应模式,以及个体气质、目标、心理健康或承诺水平上的差异。


鲍尔比提出,心理咨询师要能够透过有害的分歧,将匮乏即丧失或缺乏适应性的回应,视为关键因素。

文章摘自《依恋与情绪聚焦的治疗》,作者Susan M .Johnson,蔺秀云、袁泉、谭玉鑫等译

image
image
image

以下是夫妻糟糕的互动片段

我不想谈这个,你对所有事都夸大其词,好像什么都是我的错。实际是你总让事情比实际情况看起来严重得多。

妻子:因为你从来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你却觉得我疯了。你根本就不听我说什么。

我受不了你不停地抱怨,这有什么意义吗?你总是把注意力放在我做错的事情上--好吧,我做什么都不对。送你的那些花也不对,是吗?

那我生病的时候呢?你根本不关心我,你的眼里根本没有我。你的生命里根本没有我!我做鼻窦炎手术的时候,你在医院就只待了10分钟。你还吃了我的冰棍!我醒来发现你不见了,护士给我拿来的冰棍也不见了!

你说过我可以吃的。我不想谈这个了。(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你真没良心!我离开医院时,你把我塞进车里,然后把我扔到家里就走了。

(沉默,叹气)有意思吗,这件事儿,就跟以前所有的事情一样,已经开始变味儿了。好吧我错了。反正我还能说什么?我工作去了。





image



在这个片段里,妻子试图让丈夫回应她对于被忽视的恐惧感,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丈夫则试图摆脱他的失败感,通过贬低和回避妻子以表达拒绝并逃离她。


两人都在不断证实着对方心里最糟糕的依恋恐惧。



之后,当妻子情绪平复些时,她“换了个频道”对丈夫说:“丈夫,我感觉我的痛苦对你来说不重要。我呼唤着你,但是你却没有回应,你也没有过来,我只好独自一人,我感到很受伤。”


但是丈夫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无助感和挫败感中,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妻子的脆弱,而是说:“我努力过了,但是没有用,也许我不是能帮助你的那个人。”这个恶性循环便又开始了。


这里所展现的情绪,尤其是作为故事中关键线索的威胁,不仅非常强烈。而且杂乱无章。对避风港的渴望反而变成了不确定性、危险和痛苦来源。恐惧限制了彼此的选择和想法。夫妻双方失去了对对方的掌控,由此产生了一种无助感。这一过程使双方更容易受到心理健康问题的侵扰,如抑郁和焦虑。



从依恋的视角来看,任何不能有效地、直接地把情绪信号转换成依恋威胁的干预措施,都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产生极小的效果。


情绪是改变的关键目标和主要因素,夫妻之间的情绪性回应也是夫妻关系中诱发关键改变最有效的组织元素。情绪它就像是亲密舞蹈的配乐,是互动的重要组织者。如果你想改变舞蹈,就得先改变配乐。


这里的关系问题是,夫妻双方是如何一起舞动的,以及他们的情绪信号是如何使彼此失去平衡,并陷入痛苦的孤立状态的。


这种孤立感对双方的神经系统都是一种危险的暗示,它往往会限制每个人的反应能力,并维持双方的消极互动。同时缺乏安全联结也妨碍了他们在遇到困难时随机应变的能力和理解彼此的能力。

image

心理咨询如何进行帮助

  //  

首先,帮助夫妻双方把他们的关系看作是一种依恋的双人舞,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对彼此的影响,并开始将他们联合起来,减少由消极的舞蹈所滋生的不安全感。


其次,有必要帮助夫妻双方进入到一种积极的舞蹈中,这能够让他们及时感受并回应彼此带来的安全感和相互间的依恋需求。


在这些互动中,双方都能在其中容忍、命名并分享他们柔软或脆弱的情绪,也就是说,他们在情绪上是可亲近的、回应性的、有卷入的,这是一种重要的修正性情绪体验。


在这时,依恋中的恐惧得到缓解,对自己及他人的内部工作模式得到转变,互动行为的模式也得到了拓展。尤其是焦虑型依恋,关系中的关键因素能够得以改变,比如对伤害的原谅。对于夫妻双方而言,关系也从此被重新定义为安全的避风港和安全基地。



对于丈夫和妻子来说,识别消极互动,他们决定将这段互动命名为冰棍舞。在这段关系中,妻子觉得被抛弃被遗弃,所以她试图通过“对丈夫不停地控诉”来靠近她的丈夫。丈夫在听到妻子的责备后选择了逃避,因为丈夫感觉自己总是“站在被告席上”。


在咨询中,妻子和丈夫开始了解他们是怎样触及彼此的敏感区,并进入自我保护的模式。这种循环开始在频次、速度和势头上减弱。


比如,丈夫现在可以问出:“你是不是正感到我在离你远去,让你感到孤立无援,就好像我根本不关心你一样?但我不想你有这种感觉。”事实上,他的回应让妻子冷静下来,为另一种更好的谈话方式打开了一扇门。


丈夫说出:“我逃避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这种感觉太糟糕了,我自己也受不了了,所以我想逃避。但是我不想再这么做了,我爱你,我希望你相信我可以做到。或许我还需要你的帮助,有时我还会搞砸,但你能原谅我吗?”


妻子向他保证她会原谅,并开始触碰她自己的恐惧感,她害怕自己对丈夫或任何人而言都无足轻重,而正是这种恐惧感加剧了她之前的抑郁问题。然后,妻子清晰并深情地告诉丈夫:“我从来不确定别人是不是真的会关心我是否受伤、是否害怕--我甚至感觉自己没有资格去期待这些。我需要知道我可以要求这些,而你会尽力满足我,可以吗?”



关于恐惧和情绪需求的直白信息自然会唤起人们的关心和共情,除非是被像处理恐惧或愤怒这样的情绪调节任务所阻碍。


这种方式将夫妻双方带入安全的互动关系中,并被我们社会性的、依恋导向的大脑编码为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这些互动改变了夫妻双方看待自己和对方的方式,也改变了他们的内在工作模式,还改变了对关系的掌控感和效能感,并开启能进行明确回应的新阶段,进而促进关系中长久的幸福。


在这些变化中,有安全感的成年人能够更好地识别自己的需求,更有效地给予和请求支持,更少地在冲突中表现得咄咄逼人或退缩回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

E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