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人际关系 > 《精神分裂症 Skhizein》 法国短片解析——“我在这里啊!”

《精神分裂症 Skhizein》 法国短片解析——“我在这里啊!”

发布时间:2021-07-18 浏览次数:11次

“一块重达150吨的陨石砸向了亨利,使得他和自己——确切地说,使他和现实世界——发生了91公分的偏离。亨利悬浮在离沙发椅91公分的半空中,向心理医生寻求答案,无果;然后追逐陨石的第二次撞击,却发现自己产生了更严重的偏离……”


法国获奖短片《精神分裂症》就是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虽然只有短短13分钟,可是其中主人公的遭遇却让我们感受颇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每一个精神病人都以为自己心理健康,而每一个心理健康的人都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精神病人。在这个大部分人都不觉得、不承认自己有问题的世代,我觉得错了位的亨利实乃一个有福的哀恸之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有病,渴求医治,寻求医治。


但是,主人公的问题不仅仅是孤独与理解的问题,更是坐标的问题。错误的参照系,让亨利只是自觉有病,却发现不了病的症结,而一切的源头,就是那块从天而降的陨石。短片中主人公特地在咨询室中强调:“是陨石,不是小行星。”毫无疑问这是非常关键的能指。陨石和小行星有什么区别?陨石桀骜不驯,小行星则规规矩矩照着轨道运行。所以,小行星可以代表主角周围的那些人,那些人平平凡凡,只知道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他们当然不能理解“陨石”,也就是主角。陨石是砸在了天线上,在主角视线里一闪而过,天线和电视相关,电视可以代表整个人类社会,而那陨石则代表智慧。智慧第一次降临在主角的头上后,他审视这个世界就已经不同了。怎么说好呢,在医生,在普通人看来,是他错位了,在他看来,其实是这个世界错位了。影片中,实体的他,是用正常的笔调画出来的,应该在“原位”的他,总是用虚线画出来,虚线便是虚无,是假的,真正的他,是错位了的他。“我在这儿!我在这儿!”这是主角在片尾的喊叫。


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对世界耿耿于怀,所有外向性的问题都可以找到内向性的回答。大约一个世纪前,英国的知识分子在媒体上进行了一次关于“这个世界问题所在”的讨论。G.K.切斯特顿的回答很短:“在我。”每个人都希望不孤独、被理解,然而除了那位连我们头发都细数过的神,人是无法被旁人理解的,甚至我们自己也不理解自己。而在我们的内心,其实有着一种更深却不为我们所知的渴望,那就是被接纳、被医治。在短片的最后,我们听到亨利在黑暗里无助的呼声:“我在这里。”导演没能为他的主人公找到解决之道,可能也没能为自己的人生找到答案。


片中还有一个明显的bug,就是当主人公在通过望远镜看陨石的时候,是没有错位的,其实这也许就可以理解为他的“圣状”,这个望远镜是可以让一切复位的东西。而透过望远镜,这里是一个和目光相关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生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中,母亲并不真正的关心他,包括在最后的时刻,他一直在呼唤:“我在这里啊!”,这正是主人公希望自己被看见,在渴求目光的一个诉求,在诉求的是一个母亲大他者的目光。    


人们经常说:“我需要一个懂我的人,但是我发现这件事真的很难”。如果用心观察的话,你会发现,越是敏感的人,越是有个性的人,越发会苦恼自己所谓的“知己难求”,(但是谁又不是敏感和有个性呢?)也许对于这些人来说,“知己”也不一定能够理解他的密码和内心的孤独,如果交谈可以解决烦恼忧愁的话,人类为什么还要生产“酒”这种物质呢?

 

因为,有些故事和内心是要独自承受的,哪怕是一宇宙的荒诞。


(晓然原创)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