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沙盘游戏治疗 > 沙盘游戏创始人朵拉·卡尔夫的儿子是如何介绍其母及沙盘游戏的(1)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沙盘游戏创始人朵拉·卡尔夫的儿子是如何介绍其母及沙盘游戏的(1)

发布时间:2021-01-27 浏览次数:34次

我很乐于向各位介绍《沙游:通住灵性的心理治疗取向》(Sandplay A Psychotherapeutic Approach to the Psyche)的英文新译本,这本书的作者是我的母亲朵拉·卡夫(Dora Maria Kallf,1904-1990)。当我自己在钻研沙游治疗时,我很感激母亲当年所给予的提携与指导。也因为如此,我很高兴能为这本书的英文译本写序,并提供我对于沙游治疗在实务方法上,及其溯源探讨上的一些省思。

 

沙游是一种心理治疗与促进佣人发展的方法。这个方法的源流有三,包括荣格C.G. Jung)的分析心理学(Analytic Psychology)、Margaret Lowenfeld的“世界技法”(world Technique),以及东方的思想与留学,最后由我母亲将三者汇集为一。

 

我母亲很晚才对心理学发生兴趣。她到苏黎士的荣格学院展开为期六年的研究课程时,已经四十五岁了。她在1949年离婚,成为单亲妈妈,独自抚养两个年龄分别为三岁和十岁的儿子,这样的经历使她必须投入某种新的转换,以便开展新的人生。自从二次大战之后,她就一直住在帕本山庄的一栋小房子里,很巧巧的是,荣格一家人也在这附近度假,我的兄长彼德也因此与荣格的孙子结为好友。这段巧遇最后成为我母亲和荣格及爱玛·荣格(Emma Jung)之间最其关键性的会晤,促使日后受分析并进行相关研究。荣格一家人鼓励我母亲认真思考以儿童为对象的深层心理学。于是她开始接受爱玛•荣格的心理分析,并直接和荣格一起处理若干特殊的个人议题。

 

她出生在一个健全的中产阶级家庭,全家住在苏黎世附近的一个小镇镇,家中三女一男,她排行老三。她父亲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杰出人物,拥贺一家纺织厂。另外,他也是一名陆军上校,拥有相当于美国国会议员的政治地位,他也对宗教深感兴趣,本来还想当个神学家。她母亲则是一位很温暖的女性,对社会充满关怀,并且能细心和熟练地照料一大家子的生活。

 

我母亲在年少时曾经就读英卡汀(Engadin)的女子寄宿学校。她的希腊文老师先启发她学习梵文,之后又学习了基本的中文,她就是在这里发现自己对东方哲学的兴趣,特剐是道家哲学。另外,在花样年华之时,她也被培育成为演奏会的钢琴家,受教于罗伯·卡萨迪塞士的门下,但是他在巴黎已享有盛名。此外,她也曾到意大利学习罕见的书籍装订工艺。

 

二十九岁时,她和一位英国银行家结为连理,并搬到荷兰居住。她和丈夫都对亚洲艺术怀有浓学的兴趣。他们过着庄园的生活,参与许多社会公益活动,同时也和皇室互有往来。我的兄长彼德在1 939年出生成为这家庭的一份子。然而好景不长,由于世界太战与德国入侵,造成民生凋敝,这个小家庭的短暂好日子也跟着结束。德国兵占领了他们的房子,我母亲和小彼得搭上最后一班逃离荷兰的火车,只身返回瑞士。虽然她先生后来也跟着火来,但因为夫妻长朝分离,最终还是走上离婚之路。

 

因此,我母亲开始攻读心理学之前,她早已尝尽生命诸多的聚散离合。回顾过往,他可能会说,她所经历的各种体会和她所学过的诸多事物,最后都在她的治疗工作中发挥重要的助益。这项结论也同样适用于她得钢琴学习,因为她通常会把音乐纳入到儿童的治疗当中。

 

我母亲十分擅长回应儿童需要的各种技术。荣格和她的女儿就是辨识出出她这项特性的伯乐,因此他们很鼓励她朝儿童治疗工释远方面去发展,不过,当时几乎没有和儿童精神分析相关的资源。心理分析工作太多集中在人的后半生和梦的研究上,这种分析所需要的语文沟通技能对大部分儿童两言都尚未发展出来。因此,她开始寻找适合于儿童的治疗方法。

 

1954年,她在苏黎士的一场学术会议中听到Magaret Lowenfeld谈到世界技法(world Techniques),这种治疗技术的关键特色是儿童将小塑像放在沙箱中,让他们借此以非语文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Lowenfeld认为儿童在沙中所形塑出来的图像像具有疗愈作用,并且可以利用它来克服儿童的情绪困扰。她是第一位考虑到游戏与图像层面的治疗师,其他治疗师往往过于低估游戏对克服心灵困扰所具有的巨大潜能。

 

我母亲认识到这个方法的不凡价值,因此决定到“儿童心理学院”(Institute for Child Psychology)向Lowenfeld学习相关课程,该院于1 928年在伦敦设立。1956年,我母亲开始在伦敦进行长达一年的学习;在这段时间期间,她也曾受教于D. W. Winnicott,并且和儿童分析师M. Fordham 交换专业方面的意见。

 

我母亲先在英国从事“世界技法”方面的研究,之后到瑞士左丽根执业。与此同时,她也领悟到,儿童在游戏里面的创作,事实上与荣格所谓的个体化(individuation)的内在心灵过程相呼应。于是她发展出一套属于她自己的方法,以便处理这些在儿童作品中出现的个体化形态。后来在Lowenfeld的同意之下,她将这个方法称为沙盘游戏(sandplay)。

 

在临床实务中,她使用沙游来治疗儿童的效果相当不错,此外,孩子经过沙游治疗之后所发生的改变,通常让他们的父母感到很讶异,因此我母亲便提议这些大人们不妨自己试试。这些父母在沙里面创造自己的内在意象,之后也出现惊人的改变,尤其是在情绪领域和生命困境方面最为显著。大家很快地就看出来,这种非语言的治疗也可以直探成人的无意识层面。

 

我母亲在沙游的研究发展迁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层面,那就是她和东方心灵导师的相遇。他们为她带来全新的灵感,并且清楚地确认,在沙游中可以碰触到深刻的心灵原型层次( archetypa1 1evels),这些层次都是与超越所有文化界限有关的集体无意识。1953至1954年间,我母亲在厄诺斯会议(Eranos Conference」中碰到日本禅师铃木太拙(Daisetz Suzuki),铃木最卓著的贡献即在于透过他的著作将禅(Zen)引进西方。我母亲到日本拜访铃木,之后在一间禅寺安住下来,她是第一位享有此种殊荣的女性。铃木令她中象最深的事情是,他具有敏锐的能力,只要透过非常简单的方法就可以直指最深层的真理,而这些其实就存在于日常生活的起心动念之间。

 

虽然她很遗憾自己无法正式学习禅修,不过她后来有机会与一些禅师对谈,并从中得到很大的满足;这些禅师均证实,禅的核心精神几乎隐含在沙游方法中:这不是指沙游治疗外在的技术层面,而是它强调在治疗遇程中,必须创造一个能够唤醒并支持个案自我疗愈力量的空间。沙游的这种特性和禅修的重要主张相当类似,因为在学禅的过程中,参禅者将会被期待只能依靠自己。沙游和禅修都强调,我们无法从外在的学引导,例如,老师或书本那里得到全然的领悟,最终都只能向自己的内心寻求。

 

另外,我的母亲还与西藏的一位喇嘛共处八年。这些经历使她对案主的心灵过程了解得极为透彻,进两使她的治疗变得更有深度。

 

沙游很迅速地打响它在国际间的知名度,这要归功于我母亲的沟沟通能力,她可以游刃有余地和许多国家的同行进行交流。她旋即获邀到世界各地为有兴趣的个人和机构授课。她在心理分析诊所、荣格学院和大学里面授课,最常落脚的地方包括意大利、德国、美国和日本。之后很快就有一个研究沙游的社群形成,成员以儿童分祈师和心理学家为主,他们很热切地投入学习,并慢慢地开始将沙游应用到自己的实务工作上,其中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回响尤其热烈,它们的沙游治疗发展稳相当蓬勃。目前,日本沙游学会(Japanese Society for Sandplay)的成员超过千余名,他们都是积极采用沙游方法的治疗师。沙游的非语言层面特别吸引日本人的心灵,在日本,沙游被称为箱庭疗法((Hakoniwa Therapy),这是因为日本一直都有创造小型艺术庭园的传统,故遂此命名。

 

沙游在不同的国家建立据点之后,我母亲便邀请来自不同地区的代表到左黎根参加沙游治疗实务与研究的年度研讨会。国际沙游治疗学会(ISST)于1985年创立,这个研研讨会就是它的前身。

 

ISST的成立为沙游治疗的训练与实务制定了相关法规与细则,现今ISST的主要任务包括促进沙游治疗在理论实务方面的国际交流,以及提提供沙游治疗教育与训练课程,此外,ISST也支援一籍沙游个案的档案资料图书馆。在ISST成立之后,我们也定定期召开全国性与国际性的研讨含,借兹讨论并交换有关沙游治疗的各项资讯。目前有三份专业的沙游期刊发行,他们分别为:美国沙游治疗学刊(Journal of Sandplay Therapy)、日本的沙游治疗学刊(Archives of Sandplay Therapy),以及德国的沙游治疗杂志(Magazine of Sandplay Therapy)。其他还有许多与沙游相关的文献亦不断地增加,详细的参考书目,请见Mitchell & Friedrnan(1994)所著的《沙游:过去、现在与未来》(Sandplay:Past, Present and Future)一书。


(未完待续)


(文章转自网络,作者:马了·卡夫博士,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