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精神分析第一案—安娜·O解析(2)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精神分析第一案—安娜·O解析(2)

发布时间:2021-01-22 浏览次数:26次

从安娜的病例可以看出,“某种症状可以用交谈法治疗,这个交谈疗法要在催眠状态下实施;并且,要使之有效,需采用大声说出症状的原始起因的方式”。也就是说,安娜在治疗中重新体验了以往的创伤性事件和相应的情感过程,症状由此而得以缓解。安娜自己称这种方法为“谈话疗法(talking cure)”或“扫烟囱(chimney-sweeping)”。显然,这就是弗洛伊德四年后开始对他的病人实施催眠时所用的“催眠宣泄”法。

安娜的病案中最有意思的就是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对其症状和治疗过程有不同的看法,表面看来,这只是学术上的分岐,但实际上它所涉及的是精神分析中的一个基本问题:移情和反移情。布洛伊尔在叙述安娜的病史时,说她“在性方面的发育极不成熟”。而弗洛伊德则认为,布洛伊尔之所以在病史中对安娜的性发育如此强调,似乎与他要回避治疗中的某种尴尬、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有关。这就是反移情。现代精神分析培训强调反移情,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让治疗师更多地洞悉自身,可以说,弗洛伊德当时就已经萌发了这样的观点:不看清自身的反移情就很难真正理解咨客的移情。弗洛伊德认为:在治疗她的症状过程中,布洛伊尔能够使用跟病人建立良好关系的非常强烈的暗示,这种良好的关系可以看做是今天我们所谓‘移情’(transference)的一个完满的原型。有强烈的理由怀疑,在她的一切症状得到解脱之后,布洛伊尔一定从进一步的迹象中发现了这种移情的性动机。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现象的普遍性,结果是,他好象遇到了一件麻烦事,他放弃了一切进一步的研究。

所谓治疗关系背后有性的动机,纯粹是精神分析的论调,是否成立还有争议。但迹象还是有一些的。据《癔症研究》的编者说,琼斯在他的《弗洛伊德传》中曾对此有过详细的叙述,希尔施米勒等在论著中也提到过所谓“癔病性假性妊娠”,按欧文·斯通在《心灵的激情》中颇具文学色彩的描绘,有一天晚上,安娜突然出现了严重的腹痛症状,布洛伊尔及时赶去,却发现安娜已经认不出他了。他问安娜怎么会突然疼起来,安娜却说:“我快要生布洛伊尔大夫的孩子了。”布洛伊尔的妻子因其丈夫与那个迷人的女人安娜·O每晚接触而生醋意。而这时安娜则产生了怀孕的幻觉,并认为胎中孩子的父亲是布洛伊尔。布洛伊尔带着轻度的恐慌,结束了治疗,第二天便匆匆带着妻子到威尼斯去度第二个蜜月,在那儿他们怀上了一个女儿,并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

弗洛伊德反复琢磨:如果真象布洛伊尔所说,她的病没有一丁点儿性的因素,那么,她在那么多可供选择的幻觉症状中,为什么偏偏选中了马上要生出她的医生的孩子这个念头呢?她怎么又会认不出布洛伊尔医生呢?是不是因为她如果认出了他,就不可能象对一个陌生人似地对他说:“我快要生布洛伊尔大夫的孩子了”?当她捧着自己平坦的肚子时,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奇想呢?弗洛伊德认为,布洛伊尔之所以放弃了对安娜的治疗,原因就在于安娜强烈的正性移情,换句话说就是他无法处理自己的反移情。弗洛伊德还认为,布洛伊尔的治疗是不彻底的,安娜·O出现了移情,却没有得到处理,所以并没有治愈。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荣格、茨威格、琼斯,还有其他人。据说,圈内人都知道这个“秘密”,但是,不见得每个人都明白弗洛伊德的意思。如果有人把它理解为布洛伊尔没治好安娜·O,再和她进出疗养院、继续受神经痛的折磨联系起来,就会对《癔症研究》一书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提出质疑。如在希尔施米勒看来,布洛伊尔主要关心的是以心理治疗缓解某些症状,而安娜随后严重的面部疼痛和用药已成为主要的难题,这是心理治疗无法治愈的。

《弗洛伊德与安娜·O》一书中提到安娜·O身上有三种病:癔症,神经痛,吗啡成瘾。布洛伊尔用“谈话疗法”治好了她的癔症,从而创建了精神分析。后面几年,她进出疗养院,都是治疗神经痛和吗啡成瘾。有许多证据证明布洛伊尔对安娜·O产生了反移情,但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安娜·O对布洛伊尔产生了移情,所谓“怀孕幻觉”(安娜·O突然表现出生孩子的样子,并说“布洛伊尔医生的孩子要出生了”)并没有得到原始资料的证实。但是,通过对案例的分析,可以确定安娜·O有强烈的恋父情结,父亲死后,她把布洛伊尔当成了父亲。另外,从她后来成为女权主义者,而且终身未嫁,也提示恋父情结没有解决。1888年,她与母亲定居法兰克福,此后她写过短篇小说和戏剧小品,出版过自己的著作,并热心于社会公益方面的事情,在当地颇有影响。1954年,原西德曾发行一枚印有她画像的邮票,以示纪念。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