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情绪困扰 > 从动力学角度解析,为什么会得进食障碍?

从动力学角度解析,为什么会得进食障碍?

发布时间:2018-02-13浏览次数:48次

   人们会得进食障碍?当然,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是,就我这些年研究的经验来看,我接触过的每一位有心理问题的患者都有一个显著的问题。 
  在他们的早期经验中,他们都曾经历过私人领域被持续、无情地侵占。
 
  当个体的生理、心理、情绪、智力、性、创造力等各方面的私人空间被一贯地忽视和侵犯,个体会感觉到私人空间被全面地侵占。当他没有办法去制止或控制、抗议,甚至无法了解这种侵占时,他会体验到无助、绝望,并且相信自己对己对人都是没有价值的。
 


  由这种侵占导致的后果很多,进食障碍就是其中的一种。
 
  在各种私人界限被漠视了以后,个人已经没有能力自己去认识和明确私人的界限。这时,个人将会通过进食或绝食以减轻情感上的痛苦。他可能会吃很多食物以求安慰,也可能拒绝进食直至生命垂危。对于怎样才算足够,他没有一个内在的标准。忘记私人界限意味着忘记一切类型的界限。


  强迫进食者在任何时候进食所有自己喜欢的食物。他的选择依赖于其自我治疗系统,而不是生理上的饥饿感。
 
  厌食者则不进食。他的绝食没有任何限度,似乎要通过饿死自己来获取精神上的放松。他不知道什么叫足够,不知道如何向侵犯他私人领域的人说“够了”,也不知道如何对自己说,他根本不知道“够了”的含义。他会经常感到,如果他“不在”了,他就会得到永恒的放松。我曾听过无数绝食的女性无限向往地谈到成为游魂的美妙。
 
  实际上,这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最后方式——彻底毁灭他们的身体和生活,这样他们就能够真正地逃离复杂的生活。
 
  暴食者进食不可思议的多的食物。他会通过不断进食超过身体负荷能力数量的食物莱袭击他自己。这种强迫性的暴食最终也不得不以胃的胀痛而告终。身体有进食的界限,而暴食者本人却没有。他感受不到暴食的后果,当身体不再能承受的时候,他会把吃下去的都吐出来,然后他会继续进食,直到身体再次承受不住。最终他会因为筋疲力尽或者害怕被发现而停下来。“够了”对他而言是无意义的。他的限度被无限制地忽视。
 
    当然,这样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身体被严重地损害。同时他们也会更多地破坏他们的精神、自尊、心智、健康和价值。这种破坏又会加剧他们的行为,于是他们的进食紊乱会更加顽固、不易改正,最终导致与日俱增的痛苦和绝望。
 


  那么,什么是私人空间被侵犯?最极端的侵犯包括性骚扰、性虐待和身体虐待。现在有许多关于这些方面的报道,尤其是创伤后应激反映(PTSD)和同一性障碍(DID)。你可以很容易找到许多相关的内容。
 


  还有其他形式地对私人空间的侵犯,不像上述的那么戏剧性,也不怎么被讨论,但是却更普遍,并且同样具有破坏性。当人们以监护的名义照管小孩的生活,小孩的私人空间经常会受到侵犯。当他没有隐私,当他的日记被检查,当他的东西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被借出或拿走,当他在学校或运动场上的努力被他人压倒,当他的选择被忽视或鄙视,当他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活如衣服、食物、朋友或活动,这时他的私人空间就被侵犯了。
 


  还有另一种形式的私人空间侵犯:在被监护的名义下,他没有义务,也不需要为自己行为的后果负责。当“小公主”或“小王子”可以不经过任何努力就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时,他学不到努力、限制、后果以及“够了”的含义。只要他想,他就能得到。这就是他知道的全部。如果有人为他挑选衣服,清洗,修理玩具,付账,允许他借钱或物并且不要求归还,他就无法体会到界限的含义。
 


  如果他不需要守信用,如果他不需要回报他人的关心,那么他就感觉不到自己是有用的,他只知道他的行为或愿望是没有界限的。
 
  他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通过努力达成目标来体现自己的意义和价值。举例而言,如果他损坏了某件物品,或者伤害了某人,如果他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或付出牺牲来弥补,那么他就会学到责任和后果的含义,就会明白适度的意义。
 
  然而,他学到的只是如何通过耍手段来得到他想要的。但对于成人的生活来讲,这些只是贫瘠而脆弱的工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逐渐意识到这一点。但是,由于他根本没有学会对界限的认识,他只会感到迷惑而焦虑。于是,他利用他的进食障碍使焦虑变得麻木。他会对任何人使用他的那些手段来获取他想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的人会接受他的摆布,陪在他身边的人会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堪,这又成为他依靠食物获取安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身边的人越来越不可信任,最终,他们只在能利用他的时候才会容忍他的存在。
 
  于是,他成了一个彻底的受害者。他的那些把戏最终害了他。世界上有许多人比他更会操纵和利用别人,而他找到了他们,他成了他们的猎物。可以依赖的食物和进食习惯(包括绝食)成了他最珍贵的关系。
 


  在早年经历中,由于经常遭遇私人空间的侵犯(也许当时看上去很平常),他相信他对于维护自己的权利无能为力。他相信自己没有个人隐私和不可侵犯的私人空间。他甚至不承认——即使是对自己——他被侵犯、控制、利用了,他被迫否定了自己的本来面目。除了顺从,他别无选择。于是他顺从了,并发展成为进食障碍。
 
  现在他长大了,当初的那些应对手段不管用了,他能依靠的只有进食障碍。这是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时刻。当他的痛苦和绝望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他知道他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生活了。他只有两种选择:继续自我毁灭,或者寻求帮助。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处境。他应该意识到他已经受够了,但他从来不明白什么是够了;他应该意识到他再也不能忍受了,但他从来搞不懂界限的含义。他必须真诚、恳切地寻求真正的帮助,但他仅仅知道怎样耍一些小手段。
 


  他感到痛苦不安,他将要脱离原来的生活模式,走上真正的康复之路。他所寻求的是他无法想象的东西。毋庸置疑,对于进食障碍患者来说,做这样的决定是很困难的,这意味着他将开始信任某个知道他真实内心的人。他还不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尊重他人私人界限的人。他还不知道有人能够并且将会尊重、珍视他最隐秘最神圣的私人空间。他还不知道,有一天,他将会成为他最需要的那个值得信任、尊重,坚定而有力地保护他自己的人。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260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