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情感困扰 > 外遇:夫妻共谋中婚姻的危与机

外遇:夫妻共谋中婚姻的危与机

发布时间:2022-11-18 浏览次数:44次



夫妻俩创造出来用以避免面对婚姻问题的策略,同时有可能将他们引向另一种模式,那就是外遇。这是夫妻极力想突破婚姻僵局所采用的致命手段,一个常会使夫妻关系濒临灾难边缘的方式。


文章摘自《热锅上的家庭

作者:奥古斯都·纳皮尔  卡尔·惠特克

译者:李瑞玲

让我们看看一对夫妻,他们可以说是临床经验中最典型的例子。


丈夫和妻子刚结婚那几年的生活很亲密也很满足。但那种由爱而生的愉悦,活力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很快就陷入了矛盾:感到互相束缚,乐趣越来越少。他们就像孩子般不快乐,过去那几年约会,恋爱,初婚的快乐时光似乎随风而逝,不堪回首,仿佛仅是一段插曲。


他们目前的生活单调而三味,带着一定程度的失望,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建立的婚姻也落入了与原生家庭相同的感觉,但这却是千真万确。婚姻僵局平静而持久,有时得费很大劲才能察觉到婚姻出了什么问题。所有的婚姻难道不都是如此——长期的冷淡、苦涩,琐碎却又乏味?他们生气的原因大概微不足道,并不值得花那么多精力。然而源自内心的恐惧使他们学会积压保留怒气。愤怒白热化时,总是一阵短暂,痛苦,充满毁灭的风暴。


吵架不会带来任何益外,关爱似乎也由此消失殆尽。仅剩下责任取代一切。



几年之后他们觉得一切都不会再改变了,两人都怕离开对方及年幼的孩子,因为这些都是他们所爱的人,但他们却对心中暗自向往的事却不抱任何期望:重回那些流逝的岁月,彼此都觉得温暖、自由、兴奋又安全的日子。那只是一场梦吗?难道一生就只容许有那么一回而已?他们开始悄悄怀疑,也许婚姻就快要死了。这种疑虑出现后,他们内心隐伏全的的惊慌开始逐渐生长。


即使后来他们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改变了对彼此关系的期望,但毫无疑问某件意义重大的事已经发生了。也许是与他大学时代的室友夫妇共度的那个星期有关,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一桩比他们快乐的婚姻;也许是她姐姐离婚的事,而她家很少出现过离婚,因此她大感震惊;也有可能是一本书或一部电影引起的,或是朋友刚经历的一次危机等等。不管“它”是怎么降临的,不论它在哪个层次被接受的,夫妻双方都抱着些许可能的反应——尽管最初只是模模糊糊的意识,他们的婚姻可能会有所变化。


整过一番询问后,丈夫和妻子终于回想起一次特别的对话。那次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一部有关丈夫出轨的电影。也许他们早该有所怀疑——晚上十一点半,他们的谈话竟如此清醒,甚至是愉快的。妻子最后幽默地说:“如果你有外遇,我可不想知道。”“一点暗示都不行吗?”丈夫开玩笑。“我想我无法接受。”她笑着说。


他们并不知道两人有意无意中正执行着一项计划。



接下来的几个月。丈夫发现自己一直在以一种很久没有过的感觉留意着其他女人。他并没有对自己说“我在找某个人”。但这却是真的。就像刚冬眠过的动物,他感到饥饿,开始寻找猎物。他不知道自己正在寻觅一个同样也在寻找的人,对方也是一个同样渴望做件危险的事,却一样还没意识到是什么事的人。


关键的情节发生在一次办公室举行的聚会上。那一次妻子因为生病无法参加。基于工作上的需要,以及私底下里某种兴奋,丈夫独自赴会。也许仅仅是巧合,另一个和他在办公室里有过几次眼神接触的年轻女同事,也没带男朋友来。


也许这些都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微妙无比的计划。不管怎样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整个晚上大半时间丈夫和女同事都在喁喁私语,他们几乎无暇顾及其他聚会上的事儿。


非常奇怪的是,他们开始聊的竟是彼此的问题。她担心得不到加薪,他则对孩子和家里的一些问题感到灰心。她有点难过男朋友没来参加聚会,而他则对妻子每逢重要的工作聚会就生病感到不是滋味。然后他们很快转到其他话题,从交谈中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点:两个人都喜欢现代艺术和电影,都喜欢养狗和散步,后来他们都觉得累了,微感忧伤,而且都喝得有点过头,但两人内心都为某种微妙、刺激而兴奋不已。


他提议开车送她回家,隐密微笑着。她答应了。车上,他觉得飘飘然,又兴奋又害怕,心跳个不停,当年轻的女人把头靠在他肩上时,他只想吻她。回她家的路里,他们都处于狂喜的状态,就像雕像终于变成了真人似的,然而又心怀恐惧。“我希望这条路永无尽头。”他发现自己幻想着,而且觉得有这种想法似乎很奇怪。他并不知道他所寻觅的就是这次开车回家经验——和一个神秘、禁忌的女性紧紧依偎的甜美经验。


整个星期,这对情人一直处在天堂与地狱的边缘。他们共度了两次中餐,但他们无法谈心里的事,除非是用暗示。他们都对企盼的事感到害怕。终于,她邀他到她的住处,一到那儿,他们就被一股原始而强烈的力量驱使投人到了对方怀里。接下来的性爱,据他们对彼此所说,是“有生以来最美妙的一次”。


这位丈夫,现在是情人,承受着很大的罪恶感。他无法告诉妻子,他一直对自己说这一切是暂时的。也许,就像她要求过的,他可能永远都不需要坦承这件事。令他不解的是他对目前的情人相当忠诚,他已不再和妻子共享性爱的乐趣,而且总是设法找借口逃避。


这对情人开始定期幽会,但他们都觉得次数太少又太匆匆,而幽会时间短暂及连带的罪恶感则更有助于维持见面的激情。这梦幻般的情感令双方都感到迷惑,他们都想维持外遇前的关系,但彼此却又深深为对方所吸引,以致产生了更多疑问。为什么他们彼此都觉得那么有活力,那么有激情?还有,如果他们那么喜爱对方,为什么又不愿离开原来的伴侣?个中情绪的错综复杂很是吸引人。两人也默默想过,也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了解对方,因为可以交谈的时间太少了。


后来妻子开始起疑心。他们性关系上的挫折,丈夫在这方面封闭起来的热情,使她开始怀疑。有好几个月她一直回避这些常在幻想中出现的问题,接着这些问题开始变成模糊的影像,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情形,什么地方,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通常她都避开不去想他们做的事。她很想问,但又害怕。她只能等待。


夫妻都察觉到有事要发生了,虽然还弄不清会是什么。就像两只在一片陌生的海域上来回飞得很疲累的鸟,他感到罪恶,她则自我怀疑。最后他们栖止于一片失事的残骸上。那其实是一件很小而具体的事:在他口袋里有一个火柴盒,上面是一家汽车旅馆的名字。


她所要问的仅有一句:“是真的吗?

怀着解脱和恐惧。丈夫说:“是。”



接下来便是传统的对峙。如果丈夫的外遇是一种再觉醒,那么这是一次婚姻交心的机会。虽然是很不同的那种。妻子十分愤怒、受伤、困惑,挫败感令她痛苦不堪。丈夫则感到罪恶、生气,同时也很迷惘,但却没有歉意。整个晚上夫妻俩都在争吵,哭叫、交谈和探讨原因。第二天星上又是更累人的争吵。隐藏多年的感觉全部窜了出来,从来没想到要公开承认的怀疑和指控全都爆发了出来。


妻子想知道所有的事。她知道得越多,就越好奇,丈夫的罪恶感就越重,她的怒气也越来越多,一直到最后他出声喊停。最后也是他求饶,双方才暂时和解。他们一起抱头痛哭,记忆中第一次一起哭泣。他们振奋了一下子,凝滞而郁闷的婚姻终于有了突破,多年来他们首次共同觉得婚姻还有一线生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发现两人在愤怒,伤害、罪恶感以及遗弃等极端情绪纠葛中居然有了性生活。他们承认那次是两人“最美好的一次”。


他们怎么能这么快从怨恨转变为关爱呢?几天以后两个人都想到一个问题:那个情人怎么办?他们的关系将如何进行?丈夫不愿承诺永远不再见她,见此情况,妻子惊恐不已。争端又起,这次带着前所未有的僵持。他不能,或不愿放弃这个她无法忍受的局面。第二天妻子向一位同情她的邻居哭诉,踌躇不知如何是好,这位邻居建议他们夫妻去做心理治疗



很多年轻的夫妻就是这样来治疗的。婚外情当然不只是年轻夫妻才有,也有很多来治疗的年轻夫妇并未发生婚外情。外遇就像许多重要的婚姻事件一样,是配偶共同直觉“安排”出来的,夫妻潜意识中预先协议好,而“无辜”的一方事实上怂恿并促成了这个“罪行”。用“潜意识”这个词也许会有所误导。如果妻子和丈夫在关于外遇的玩笑一多花点心思,就会明白他们当时正在“玩”那样的念头,妻子也已暗暗默许。她其实认可了他成为“被选择的一方”,并且还指示他该怎么做——不必告诉她。稍后妻子还可能借着停止性生活、无视丈夫找她谈他们之间的问题,以及忽略他寻觅情人的证据等此类行为使外遇更容易发生。他们都遵循着不能明讲但预先安排好且充满暗示意味的剧本演出。由妻子扮演无辜、天真的一方。而丈夫则同意偷偷摸摸“邪恶”一番。正如夫妇一手导演外遇事件,他们也共同安排了外遇持续,甚至“东窗事发”的情节。


这桩婚姻似乎没有真正的秘密。有的只是心照不宣,小心翼翼不说出他们凭直觉已经感觉到的事。



    以上内容来官方微信公众号:晓然心理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