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心理文章 > 你会下意识的逃避有关死亡的话题吗?

心理知识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你会下意识的逃避有关死亡的话题吗?

发布时间:2022-11-12 浏览次数:50次



        

心理

对死亡的恐惧经常会冲破生活的表层。

它追随我们一生,我们经常会设立防御(许多建立在否认的基础上)来帮助自己应付对死亡的知觉。

但是我们并不能把对死的恐惧排除脑外。它会潜人到梦中或者白日梦中,噩梦正是它得到凸显的地方。

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经常被对死亡的恐惧所占据,而应对这种恐惧也是一个发展性的重大任务。

            

   文章摘自《给心理治疗师礼物》

   作者:Irvin D. Yalom,译者:张怡玲






死亡在任何治疗过程中都可以看到。忽略其存在似乎在暗示说它太可怕了以至于我们不能直接讨论它。


为什么呢?一些治疗师不去讨论死亡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为什么要讨论死亡呢?”他们说,“让我们回到对神经症过程的分析上吧,至少对此我们可以做些工作。”还有一些治疗师怀疑死亡和治疗过程之间的关系,他们追随伟大的阿道夫·迈耶(Adolph Meyer)的教诲,不触碰不痛不痒之处。


也有一些治疗师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因为病人本来已经很焦虑了,这个问题会引发更大的焦虑(同时也会引起治疗师的焦虑)。


但是我们仍有理由在治疗过程中面对死亡。






        

        首先,治疗是对个体生命过程和意义的深层次和全面探索,既然死亡占有存在的中心位置,既然死亡和生命本来就是互相依存的,我们怎么可能忽略死亡呢?

        

        从人类的思想开始被记录以来,人们一直意识到所有的事物都会消亡,我们惧怕这种消亡,尽管有着恐惧和无所不在的消逝,我们仍必须找到一种方式去生活。治疗师无法忽略许多伟大思想家的结论:学会很好地生活就是学习如何能够很好地死去(learn to live well is to learn to die well)。

        

        许多照顾濒临死亡的人的心理健康工作者在其培训中都会被要求阅读托尔斯泰的小说《伊凡·伊里奇之死》。伊凡·伊里奇是一个品性卑劣的地主,在痛苦中面临死亡,但是在生命结束之前,他突然意识到他的死亡是如此糟糕正是因为他一直生活得如此糟糕。他的这种洞见给他的生命带来巨大的变化,在伊凡·伊里奇最后的日子里,他活得平静而又富有意义,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状态。

        

        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包含着类似的信息。例如,在《战争与和平》中皮埃尔在枪队第二次暂缓死刑之后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圣诞颂歌》中的守财奴也没有因为圣诞欢呼而突然变成了一个新人,他的改变发生在当未来的精魂使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死亡,看到陌生人争夺他的财产的时候。

        

        在所有这些作品中的信息十分简单但是深刻:虽然肉体的死亡可以摧毁我们,但是对于死亡的观念可能会拯救我们。在过去的一些年里,我一直和因病患濒临死亡的病人进行工作。我看到许多病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发生了很显著的和积极的个人变化。病人感到他们变得更加有智慧了,他们重新调配了价值的优先顺序,开始减小生活中细末节的小事的分量。看起来就像癌症能够治愈神经症一样,恐怖症和对让人无法承受的人际方面的担心看起来消失了。






        

        我经常让学生观察我的癌症病人小组。通常,在教学机构里,小组会允许学生进行观察,但是会十分不情愿,并且带有一些隐隐的怨恨。而因癌症濒临死亡的病人小组从来不是这样!相反地,他们欢迎别人能够有机会分享他们的所得。我听到许多病人惋惜:“但是多么可惜,我们一直等到现在,直到我们的体内充满癌细胞的时候,才学会了如何生活。”

        

        海德格尔谈到过两种存在的模式:日常模式和本体模式(ontological mode)。在日常模式中,我们被物质世界所消耗和分心,充满了对于世界上的事物如何存在的好奇。在本体模式中,我们集中注意在存在本身,我们充满了对世界上的事物存在的赞叹。

        

        本体模式的领域超越了日常生活,当以本体模式生存的时候,我们在一种特别的准备进行个体改变的状态中。但是我们如何能够从日常模式转向本体模式呢?







        哲学家经常提到“边界体验”指的是那些紧急的情况把我们震出了“日常性”,使得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于“存在”本身。最强大的边界体验是面对一个人自身的死亡。

        

        但是在日常的临床实践中边界体验是什么呢?治疗师如何利用本体模式中的改变力量帮助没有面临死亡的病人呢?

        

        每个治疗过程都有可能会有效地影响看问题角度的经验。有亲人去世的病人需要处理另一个人的死亡,也是一个边界体验。但是它的力量在治疗过程中很少得到利用。我们经常在对有亲人去世的病人的工作中,仅仅集中在丧失、关系中的未完成事件、从死者身上分离、重新进入生活上面。

        

        虽然所有的这些步骤都很重要,但必须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身边的人的死亡也让我们每一个人以一种极端的、痛苦的方式直面死亡。许多年前在一个对于丧偶的研究中,我发现许多丧偶的人并不仅仅简单地修复和重新回到丧偶之前的功能状态上,大概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被试着达到了一个新的成熟和智慧水平。

        





        除了死亡和亲人死亡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机会在日常治疗中谈论与死亡相关的问题。如果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问题,我相信病人只是遵从了治疗师的内隐的指令。

        

        死亡以及必死的命运构成所有关于衰老、身体变化、生活阶段以及许多显著的生命里程碑(例如重要的周年纪念、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空巢现象、退休、第三代的诞生等等)的基本背景。一个班级聚会能够成为非常有效的催化剂。每个病人在某个时候都会讨论到报纸对于事故、暴行、讣告的报道。

        

        还有,在每个噩梦中都含有死亡的显著痕迹。






  以上内容来官方微信公众号:晓然心理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