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在心理治疗中使用梦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在心理治疗中使用梦

发布时间:2022-09-09 浏览次数:10次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图片
image
image



弗洛伊德把梦的精神分析称为“通向无意识的坦途”。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中,梦提供给心理治疗师很多机会去协助来访者发展对自己心智运作方式的理解。


梦也容许心理治疗师详细理解来访者的思考、感受、防御以及阻抗的典型方式。


梦提供了一扇窗口,通过这扇窗口能窥见来访者潜意识的想法和记忆,它们在来访者的生活经历中有着核心重要性(Palombo,1984)。


梦的分析也是一个重要的媒介,能帮助来访者发展出持续自我探究的技能(Gray,1992)


本文摘自《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第三版)

作者:Robert J. Ursano 、Stephen M.Sonnenberg 、Susan G.Lazar

译者:曹晓鸥


图片
image

心理治疗中使用梦的目的

澄清防御机制与阻抗

协助解释和说明移情

将来访者潜意识的动力、冲突和记忆意识化

协助学习持续的自我探究


DREAM

01  引领来访者使用梦

在治疗的早期,最初的探索引发反应,防御会有所加强,在此之前,梦可能对于发现来访者的核心问题和冲突有着启示作用(Beratis,1984)。


在治疗的开始阶段,聚焦在做梦者体验的表层——显性内容,例如在实际的梦幻中揭示的内容。事实上,在整个治疗开始阶段以及之后,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师强调来访者近期的体验胜过过去的体验;对于梦也是如此。治疗师更多聚焦于梦的白日残留,这是来访者近期生活的部分,它们成为了建构梦的素材的来源。


这种聚焦为来访者创建了一个事实,梦和醒着的现实生活体验是相互连接的。来访者学习到梦是可以被检视和理解的。这种初步的理解反过来帮助来访者准备好理解梦更为深层和更加潜意识的含义,它们反映了童年时期的愿望和恐惧。


因为来访者能够发掘这些层次的含义了,通过这种方式,来访者就可以慢慢揭示、查看、理解以及熟知那些秘密而潜藏的困扰来访者的烦恼,它们在梦中得以表达(Palombo,1984)。照此,对来访者来说梦也变成了一种心理功能模型,从而“与之游戏”和获得理解。


重复出现的梦境说明了早期梦的材料包含着通向一个人人格核心动力的线索,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使用梦的材料来推进治疗。对梦的显性内容和白日残留的使用,随之而来的理解移情和防御机制的机会,以及最终去探

索潜意识愿望、恐惧和冲突的机会,这些都随着心理治疗的深人而一一展现。

DREAM

02  作为潜意识冲突指征的梦


初始防御启动后,梦会变得比较晦涩模糊,当防御和阻抗被理解和摈弃后,梦又会变得更加清晰,这就是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中梦的另一个特点。


一旦这些发生,来访者核心的潜意识愿望和冲突在意识中浮现时,治疗师能够把梦当作引导标志来阐明这些愿望和冲突。


一个梦开启了潜意识冲突的新层次。来访者使用对梦的理解,既发现了当前的冲突,也发现了过去的行为模式。对来访者的梦的澄清,伴随着清晰的性意义,表明了在治疗中那个时候防御的运行是低水平的,因此,通常被很好防御了的潜意识材料才可以获得。


讨论的深度与治疗在所有环节中所处的位置相匹配,而不仅仅与一个梦的发生相配合。同样,一个清晰的梦不应该被回避,因为这是来访者在表明准备好进人一个新话题的方式。

DREAM

03  作为移情指征的梦


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中的任何观点上看,梦在阐明移情的本质方面都非常重要。无论移情的特征是感觉到爱还是恨、倾慕还是愤怒、无聊还是兴奋、是性渴望还是逃离的愿望、精神上是合作还是反对,对梦的关注和解析都能将移情带人视野(Stimmel,1995)


来访者们知道了梦的含义,并且学会怎样去使用梦来加深对他们体验世界的理解。当来访者发展出这种能力,能够将梦的成分用做相关自由联想的起点时,很多内容就可以被了解了,尤其是关于移情的内容。这种认识能够极大地提高来访者对其个人内在冲突的理解。

DREAM

04  作为起因信息或适应类型指征的梦


如今,人们发现了非常多的心理治疗中的假性记忆。擅长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心理治疗师有时候确实能沿着来访者梦的线索找到被遗忘的经历,从发展的角度看,这些经历作为人格结构组织者非常重要。


这些线索必须一直加以核实,因为在心理治疗中(尤其是在梦中)的回忆不确保这些记忆是真实的而不是后来的重构物、筛选过的记忆或者希望得到的事件。


同样,梦可能能提供关于来访者如何发展出一种适应风格和为何一个人会这样做的线索。

DREAM

05  作为防御的梦


有些来访者用梦来当作防御和阻抗(Greenson,1967),作为一种控制治疗的方法,以便他们能够回避和治疗师关系中令人难受的不确定性。尤其是通过聚焦在对梦的回忆和报告上,他们得以回避捉摸不定的移情感受,将自由联想控制在最低限度,否认和治疗师关系中的情感,以及忽视治疗在他们生活中至关重要的地位。


尽管这种方法有许多种模式产生,但其中最彻底的表现形式就是来访者总是在一小时会谈开始的时候有一个梦要谈,这种梦非常之细致以致来访者对其显性内容的详细叙述几乎占据了可用的每一分钟。

DREAM

06  结束阶段的梦


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结尾,有时候会观察到另一种梦的现象:结束阶段的梦。这样的梦常常会在治疗师或来访者心里,或双方心里唤醒一个觉察,就是结束可以排上日程了。


在一个治疗阶段的梦中,来访者体验到其问题正在逐渐减轻、可控、甚或是正在消失。来访者体验到移情正在得到解决,并且而后可以和心理治疗师形成一种成熟且不受束缚的关系(Cavenarand Nash,1976)。

总之

image

一些来访者特别不擅长对梦进行工作。假如没有被教会如何以及为何对梦进行工作,则没有来访者能够做到,也没有来访者能够对每一个梦进行有效工作。


在心理治疗中尝试这种将潜意识内容意识化的路径是必须的,因为对于一些来访者来说,这是非常有用的方法,而对大多数来访者而言,这至少在某些时候是有用的。


通过对梦进行工作,来访者能发现梦是另一种形式的思考,是通常在对一个冲突部分进行工作时得以回忆的联想的一部分。

图片

E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