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解读弗洛伊德经典案例—施雷伯大法官(2)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解读弗洛伊德经典案例—施雷伯大法官(2)

发布时间:2021-02-22 浏览次数:31次

通常情况下,受害者面具不会浮出水面,因为它是令人痛苦的,被意识所排斥。只有在遇到某个刺激源的时候,它才会被激发出来。当一个人被受害者面具所控制的时候,他的表现与平时会截然不同,这说明他的精神出毛病了。所以,心理障碍就是受害者面具的显现。

 

有受害者面具就有迫害者面具。受害者会把迫害者内化,记录在案,形成迫害者面具。但与受害者面具不同,迫害者面具属于客体面具,而受害者面具是主体面具。主体面具是自己的心理活动的记录,用在自己身上,客体面具是别人的行为模式的记录,用来识别、评价和预测别人的行为。

 

当施雷伯戴上受害者面具时,就把迫害者面具投射到别人身上,先是弗莱希格医生,然后是冯·W,最后是上帝。

 

许多迫害妄想的病人最后都会觉得很奇怪,身处绝境,自己居然没有死,这是为什么呢?结论:必有贵人相助。

 

贵人就是拯救者。它原本是内在的“自愈”力量。

 

每个人都经历过创伤,而大多数人能够健康成长,就是因为存在着这股内在的“自愈”力量。但是,很多人不相信自己有“自愈”的力量,而把拯救者投射到外界,从外界寻求帮助。有的人把拯救者投射给神灵或超自然力量,譬如上帝,或者巫师。一般说来,拯救者“法力”越大,意味着创伤越严重。轻微的创伤自己就能搞定,一般程度的创伤找个普通人帮忙就可以,而严重的创伤非神人出马不行。

 

但是,拯救者和迫害者常常只有一步之遥,有时候根本无法区分。如果你讨好他,他就是拯救者;如果你违抗他,他就是迫害者。或者,对你来说,他是拯救者,而对于你的敌人来说,他就是迫害者。

 

施雷伯发现,原来上帝(拯救者)就是迫害者。上帝靠不住了,他必须自救。他不但要自救,还要拯救人类。这时候,他已经把迫害和拯救“统一”起来了,迫害是为了拯救,死而后生,“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仔细分析迫害妄想,多少都含有“自大”的成分。那么多人想害我,那么庞大的机构在幕后操纵,他们那么煞费苦心,说明我是多么的重要啊。

 

所以,许多迫害妄想病人沉溺于被迫害的幻想中,不愿意出来。

 

绝大多数心理病人都以受害者面具为主体面具,“扮演”受害者(以受害者自居),而把迫害者面具投射到别人身上。也有个别病人以迫害者为主体面具,“扮演”迫害者,伤害别人。扮演迫害者,就是以迫害者自居,与加害者认同。这种情况多见于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和边缘性人格障碍。同是创伤,神经症病人和精神病患者变成了受害者,边缘人格病人变成了迫害者。

 

至于拯救者面具,有的人是主体面具,有的人是客体面具。

 

人在一生中会反复受到伤害,一般说来,越是早年的伤害,危害越大。3岁以前,人还没有真正接触社会,伤害基本上都来自家庭,尤其是父母。在中国,“严父慈母”是最典型的父母组合,不知道德国是什么样的。“严父慈母”,意味着父亲是迫害者,母亲是拯救者。

 

父亲之所以是迫害者,首先是比较出来的。跟母亲相比,父亲不那么温柔、体贴、慈爱,所以他不是拯救者。不是拯救者,就是迫害者,非白即黑。当一个拯救者不去施救时,就是对被拯救者的抛弃、忽视和冷漠,这也是一种伤害。

 

孩子做错了事,需要教育的时候,母亲常常会把任务交给父亲,自己唱红脸,让父亲唱白脸。所以,父亲是迫害者,母亲是拯救者。

 

另外就是,父亲确实伤害过孩子。

 

施雷伯属于哪种情况呢?

 

施雷伯的父亲是一名医生。在成年人看来,医生是拯救者,这是不用质疑的,因为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但在孩子看来,医生更像迫害者,他给孩子吃药、打针、开刀,他甚至把孩子抓住(因为孩子拒绝吃药和打针),关起来(住院)。小孩普遍怕医生。

 

不光是小孩怕医生,有些成人也怕医生,不敢去看病,一进医院就紧张,一见白大衣就血压升高。这样的人虽然已经成年,但心智还停留在儿童阶段。

 

有意思的是,小孩虽然怕医生,却普遍喜欢玩“医生游戏”,就是几个孩子一起,分别扮演医生和病人,表演看病和打针的过程。这是因为,他们在治疗看病的创伤,通过再现创伤的过程,抹去心灵的创伤。也可以说,通过游戏,对创伤过程获得掌控。

 

弗洛伊德想得更深,他从俄狄浦斯情结的角度,推测施雷伯小的时候有杀父娶母的冲动,由此而担心被父亲阉割(称“阉割恐惧”)。父亲是医生,若想阉割儿子,易如反掌。所以,施雷伯很怕父亲。

 

同时,他肯定是爱父亲的。他对父亲又爱又怕。

 

长大一些,他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他可能会恨父亲。于是,爱、恨、怕三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矛盾重重。现在,他对上帝的情感就是如此。这个上帝就是他的父亲面具的投射。

 

弗莱希格也是医生,在跟上帝取得联系之前,施雷伯把父亲面具投射给了他。

 

1884年,施雷伯第一次发病,被诊断为“抑郁症”,在弗莱希格医生那里治疗,半年以后痊愈。当时他和他的妻子对医生非常感激。八年后,他出现迫害妄想,迫害者是弗莱希格医生。

 

八年,一个妄想艰难地形成,说明“阻抗”实在是太大了。为什么阻抗这么大?因为这个妄想与正统观念反差太大,它涉及到同性恋。

 

一个男孩,如果被阉割了,他就变成女孩了。所以,施雷伯有变性妄想。这个妄想以梦呓的形式第一次露面。接着,他感觉到身体里被植入女性神经。女性神经越来越多,他渐渐可以像女人一样去感受。甚至,他的外表也渐渐女性化了。他的胸部变得像女人。

 

施雷伯认为,男人的性神经局限在生殖器周围,而女人的性神经遍布全身。所以,刺激身体的许多部位,女人都会产生性快感或性高潮。生病以后,施雷伯沉迷于这种状态,其实就是自慰。他触摸自己,或者仅仅通过想象,就可以让自己进入这种状态。也可以说,他在跟上帝做爱。上帝把他变成女人,他是上帝的女人。

 

他一开始是非常抵触变性妄想的,所以这个妄想过了八年才显露出来。妄想出来之后,施雷伯还是非常排斥,认为是弗莱希格医生想害他。最后,他慢慢接受了这个妄想,与妄想“和解”了,认为这是上帝的主意。上帝把他变成女人,是想创造新的人类,当旧的世界毁灭,新的世界诞生,他就是新人类的祖先。


(未完待续)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