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弗洛伊德—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2)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弗洛伊德—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2)

发布时间:2021-02-05 浏览次数:34次

母亲对女孩的态度不是那么容易了解。她还是一位较为年轻的女性,明显地不愿放弃自身对吸引力的坚持。所有清楚的是,她并未像女儿的父亲一样,把女儿的迷恋当成是悲剧,她也没有那么怒火中烧。她有时候甚至享受着她女儿关于热情的信心。她的反对主要是因为她女儿具有伤害性,众所周知地展现感情所引起的。她自己有几年受到精神官能症困扰,而且很享受来自先生的关怀;她用非常不同的方式对待她的几个孩子,她对女儿是断然的严厉,对三个儿子却过度宠爱,最小的是在间隔很长时间之后出生的,所以还不满三岁。再去探查关于她性格中更多确定的事是不太容易的,因为病患谈到母亲时总是语带保留,这是由于只有在稍后才可以理解的动机,而关于病患的父亲,这点是没有问题的。

对为这位女孩从事精神-分析治疗的医师而言,有太多理由可以担忧与不安。他需要去处理的不是分析所要求的一种情境,只有在那种分析所要求的情境中,它才能展现出效果。正如众所周知的,分析的理想情境是当某人应该是他自己的主人,却受着他独自无法解决的内在冲突之苦,所以他带着困扰找分析师请求协助。医师于是和病态分割的人格其中的一部分手牵手地工作着,对抗着冲突中的另一部分。任何不同于此的情境,都会或多或少地不利于精神-分析,并且在既存的困难之外增加新的困难。那样的情境就像一位前卫的屋主,根据他自身的品位和需求,命令建筑师为他建造一座别墅;或者像一位虔诚的奉献者,委托一位艺术家在角落画一幅神圣的画,却是颂扬他自己的肖像,这和精神-分析所需要的状况根本不相符合。因此,经常发生的,是一位先生如下地指示医师:“我太太因神经而受苦,因为那样的原因对我不好;请治愈她,我们才能再有快乐的婚姻生活。”更惯常的结果是,这类的要求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医师不能产生先生寻求治疗时所要的结果。一旦太太脱离她精神官能症的禁抑,她便要离开,因为她的精神官能症是婚姻可以维持的唯一前提。或者,父母希望有人治愈他们精神官能症和任性的小孩,因为他们认为一个健康的小孩从来不会找他父母的麻烦,只会给他们带来愉悦。医师也许会成功地治愈小孩,但是在那之后,事情绝对会按照它自己的方式进行,父母现在会比以前更不满意。简言之,是某人自己来分析,或是被人带来,这并非无关紧要的事——是他自己或只是爱他的亲戚(或希望去爱他的人)渴望改变。

现今这个案例更进一步不利的特征,是这女孩无论如何都不是病人的事实(她自己并没有任何受苦,也没有抱怨自己的状况),要执行的任务包含的不是解决一种精神官能症的冲突,而是要转变性特质之性器组织(genitalorganizationofsexuality)的一种变异,使之成为另外一种。这类任务的达成——性倒错(inversion)或同性恋的移除——在我的经验中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反地,我发现成功的可能只在特殊有利的情境下,即使如此,本质上,成功是在于对陷于同性恋的人,形成(迄今被关闭的)对异性之通路的可能,由此恢复他全然的双性功能。在那之后,留给他的是:是否选择放弃被社会诅咒的路径,在某些状况下,他已经这么做了。一个人必须记得,正常的性特质太依赖于在客体选择上的一种限制。一般而言,从事转变一种全然发展的同性恋成为一种异性恋,并不比从事相反的状况更有成功的希望,而除了为了好的实际理由外,后者从未发生过。

精神-分析治疗各种形态、伴随着多层面的同性恋,所达到的成功数目事实上并不十分显目。通常同性恋不能放弃提供他愉悦的客体,不能说服他相信如果他改变,他会再次在别的客体上发现他所弃绝的愉悦。如果他还是来接受治疗,则大部分是由于外在动机的压力,例如附在他客体选择上的社会坏处和危险,而这类自我保存本能(instinctofself-preservation)的成分,在与性冲动的挣扎中,证明它们自己太脆弱。于是一个人很快会发现他的秘密计划,也就是说,从他尝试后的显著失败中,他获得一种满足的感觉:他已经做了每件可能的事来反抗他的不正常,他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认命了。当他企图被治愈的动机是顾虑到亲爱的父母和亲戚时,状况又有些不同。在这里存在着真正的原欲冲动,可以提供能量反抗同性恋的客体选择;但是它们的力量很少是足够的。只有当同性恋的固着(fixation)尚未变得够强烈,或有可观的异性恋客体选择之原初痕迹和遗迹(rudimentsandvestiges),例如,仍在摆荡或在明确的双性恋组织中,如此,一个人才能在精神-分析治疗中有较佳的预后。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51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