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弗洛伊德—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1)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弗洛伊德—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1)

发布时间:2021-02-05 浏览次数:59次

在将近二十年的间隔之后,弗洛伊德出版了现在这篇文章,一篇关于一位女性病患的案例病史,虽然不完整,但十分精细。而正如“朵拉”的案例是他为《歇斯底里研究》所做的贡献,“朵拉”案例排他地处理了歇斯底里,他现在开始考虑关于女性性特质(femalesexuality)整体更深层的问题。他的研究后续导向他关于两性解剖差异的影响和女性性特质的论文,以及他的《精神分析新论》第二十三讲。除此之外,这篇文章还包含某些弗洛伊德后期对一般同性恋观点的详述,也包含某些技术关键点的短评。

一位女同性恋案例的心理成因

女同性恋,虽然没有那么耀眼,肯定不会少于男性,但女同性恋不只是被法律所忽略,也被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的研究所忽略。这个单一案例的叙述,类型上虽然不是太显著,但是在其中,可以完全肯定地追溯其心灵的源头和发展,而且,没有任何间隙需要特殊的注意。如果它这样的呈现,对相关的各种事件和对这个案例的研究所达到的结论,只提供了最一般的轮廓,却抹杀了所找到的诠释和诠释所植根的所有特征细节,那么用讨论一个近期的案例时所需的医学考量,就可以轻易地解释这样的限制。①【①中译注:每位治疗师都很清楚,案例的发表是很为难的事,既要考虑隐私权的部分,又要顾及重要资料的呈现,在取舍之间写作相当不容易。“朵拉”案例是弗洛伊德第一个发表的主要案例,他在前言中就指出了案例写作的困难,当时他用了数页的篇幅处理。而“女同性恋”是弗洛伊德发表的最后一个主要的案例,他只交代了这句话,看来此时弗洛伊徳对案例的写作已经驾轻就熟了。】

一位十八岁美丽而聪颖的女孩,在一个好地位的家庭中,却引起她父母的不悦和担心,因为她全心全意地爱慕着她所追求的一位大自己十岁的特定“交际女郎”。父母声称,尽管这位女士有响亮的名声,她不过就是一位高级娼妓(cocotte)。他们说,众所周知,她和一个朋友——一个已婚的妇人同住,和她有亲密的关系,而同时这个女人又和一些男人维持着杂乱的婚外情关系。这位女孩并未反驳这些邪恶的说辞,虽然她自己绝非不端庄、不规矩,但是她也没有让它们影响她对女士的崇拜。没有任何禁止和监督可以阻碍这女孩,使她不抓住每个稀有的机会,和她的所爱在一起、打探所有女士的习惯、在女士门外或电车站等好几个小时、送女士鲜花当作礼物……明显地,这一项兴趣已经吞噬了在女孩心中所有其他的兴趣。她一点也不为学业上的功课苦恼,也没有一点社会的功能或女孩的娱乐,且只和一些可以在这件事上帮助她或倾吐秘密的女性朋友维持关系。父母无法肯定他们的女儿和这位有问题的女士的关系有多久了,是否全心全意的爱慕已经逾越了界限。他们从未注意到他们的女儿对年轻男性有任何兴趣,女儿对年轻男性的注意也不感到愉悦;另外,他们确信她现在对这位女性的依恋,只是她延续最近几年对另外一些同性别的人所表现出的一种感觉,在程度上更加明显,这已引发了她父亲的怀疑和愤怒。

她的行为有明显彼此相反的两个细节,这点是最惹恼她父母的。一方面,她毫无顾忌地在她这位不受欢迎的朋友陪伴下,出现在最常见的街道上,如此一来,她就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名声;然而,另一方面,只要可以和这位女士见面,任何的掩饰欺瞒、借口和谎言,她都不会不屑去说。某一层面而言,她太展现自己了,另一层面又充满了欺瞒。事实上,有一天,正如在这种状况下迟早会发生的,父亲遇见他的女儿陪着这位女士,这是他最后总是要知道的人。他和她们擦肩而过,伴随着恶兆的愤怒眼神。之后,女孩立刻冲出去,猛然跃过一道墙,跳下郊区铁路线经过的堑壕。她为这次无疑是严重的自杀企图,付出了卧床相当久的代价,虽然幸运地,只造成一点点永久的伤害。在她复原后,她发现自己比以前更随心所欲,父母不敢那么断然地反对她,而那位女士,直到当时都还对她的殷勤冷漠以对,之后却被这次无疑是强烈热情的证明所感动,开始用更友善的态度对她。

这次事件过后大约六个月,父母寻求医学的建议,并且把带他们女儿回到正常心灵状态的任务交托给医师。这女孩的自杀企图,明显地向他们显示:在家中严格的管教手段无力解决她的异常。然而,在更往下走之前,需要分别去处理她父亲和母亲对这件事的态度。她父亲是一位认真、杰出的人,在他的心灵深处有着非常柔软的地方,但是因为他对孩子们所采取的严格,使他和孩子们有某种程度的疏离。他对独生女的处置,很多影响是来自于他太太。当他刚知道他女儿的同性恋倾向时,他进入一种暴怒之中,并且尝试用威胁来压制这种倾向。当时,他可能犹豫于程度相等却不同的观点之间——将她视为邪恶的、堕落的和将她视为心智上的受苦者。即使在她企图自杀之后,他也并非骄傲地认命,像我们一位医学上的同事所表现的一样,他的家族中也有一位同样的不寻常者:“哦,那只是一种不幸,像其他的不幸一样。”关于他女儿的同性恋,有件引起他深层痛苦的事,让他决定以所有的方法全力与之战斗。精神-分析在维也纳一般的低评价,并未阻止他转向精神-分析寻求协助。如果这个方式失败了,他还留了一种最强烈的反制方法:快速的结婚会唤醒女孩自然的本能,消除她非自然的倾向。

(未完待续)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419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