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然心理---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分析 > 梅兰妮•克莱因:对一例精神病儿童的案例分析(2)

心理学家及流派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025-84584678

梅兰妮•克莱因:对一例精神病儿童的案例分析(2)

发布时间:2021-02-03 浏览次数:71次

第一次的印象:他让他的保姆走没有表现任何情绪,完整冷漠地随我进入房间。他在毫无目标毫无目的的跑来跑去,有几次,他也围着我跑就好像我是一件家具,但他没有表现出对房间里任何物体的兴趣。当他来来回回跑的时候他的动作似乎没有协调性。他的眼睛与面部表情是固的、远离的、缺乏兴趣的。他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或目的。

我从迪克的分析发现,在他的发展中不寻常的抑制作用的原因是那些最早的阶段的失败。在迪克这有一个完全的构成性的忍受焦虑的自我的无能。生殖很早就开始发挥它的作用;这导致了一个早熟,夸大了对被攻击客体的认同并且促成一个对等的早产的对施虐的防御。自我停止了发展幻想生活并且停止建立与现实的关系。在一个非常虚弱的开端后,这个孩子的符号形成停顿了。早期的尝试在一个兴趣中留下了它们的印记,这个与现实无关并与之隔离的兴趣不能构成进一步升华的基础。这个孩子对他周围大多数客体和玩物漠不关心,而且甚至不能把握它们的用途和意义。但是他对火车、车站、门把手、门以及开门、关门感兴趣。

对这些东西和动作的兴趣只有一种来源:确实与阴茎进入母亲身体有关。门与锁代表了进出他母亲身体的方式,门把手代表了他父亲和他自己的阴茎。因此,造成符号形成停顿的东西是对他自已进入母亲身体后将会对他做的事情的害怕(特别是父亲)。而且,他的对破坏冲动的防御证明是对他发展的基本的妨碍。他是绝对无法做出任何攻击行为,并且无能的基础在非常早的时期是通过他拒绝咬食物清楚地表示出来的。在4岁,他不能持剪刀,刀或工具,并在他所有动作明显笨拙。对指向母亲身体的和其内容的施虐冲动的防御导致幻想的停止和符号形成的停顿。迪克的进一步发展结果是悲伤,因为他不能把对母亲身体的施虐关系引入幻想。分析中的困难不是有缺陷的言语能力。而是在他头脑里不存在与客体的感情的或符号的关系,偶然的与客体有关的行为也没有染上幻想的颜色,因此,不可能认为它们具有符号表象的特征。他的对周围环境缺乏兴趣以及使得它们与自己的头脑产生联系的困难仅仅是缺乏与物的符号关系的结果。分析必须以此开始,即与他建立交流(接触)的首要的障碍。

第一次分析,我只给他看我放在那儿的玩具,他不带任何兴趣的看着它们。我拿出一个大货车把它放在一个小火车旁边,并且把它们称作“爸爸火车”和“迪克火车”。于是他拿起我称作迪克的火车,让它驶向窗户并且说车站。我解释:“车站是妈妈,迪克将进入妈妈。”他丢下火车跑向这个房间的内门和外门之间,把自己关在里面,说“黑暗” 然后再立刻跑出来。他经历了几次这个行为。我向他解释:“妈妈里面是黑暗的,迪克在妈妈的黑暗”。其间,他再次拿起火车,立刻跑到两门之间的空间。当我说他将进入妈妈黑暗时,他以询问的方式说了两次:“奶妈?”我回答:“奶妈马上会过来”,他重复的并且之后相当正确的使用的这些词留在了他头脑中。

第二次来,他行动如上次,但他直接跑到黑暗的门厅,他把迪克火车放在那儿,并坚持要求它待在那儿。他不断问:“奶妈来?”

第三次的分析,他以同样的方式行动。除了跑到门之间与门厅,他还跑到柜子后面。在那儿他被焦虑捕捉,第一次他喊我过去。通过他重复呼唤(找)奶妈的方式,担忧(害怕)现在是很明显了。这一次结束,他以相当不同寻常的快乐迎接奶妈。我们可以看到焦虑出现的同时浮现出了首先是对我之后是对奶妈的依赖感,他开始对我用来抚慰他的词感兴趣,而且与通常的行为不同,他重复并且记住了它们。这一次,他也第一次的带着兴趣的看着玩具,而且明显有一个攻击的倾向。他指着一个小的煤车说:“切/剪”。我给他一把剪刀,他试图抓住一小块代表煤的黑色木头,但是他拿不住剪刀。对他看了我一眼的回应,我从车中切出木片,于是,他把被损坏的车及其内容投入到一个抽屉里,说,“走了(离开了)”。我告诉他这意味着迪克被从他母亲那切出来。然后,他跑到两门之间的空间里,用他的指甲略微的抓门,因此,这显示了将这个他正袭击的空间与卡车及他母亲的身体等同。他立刻从门之间的地方跑回来,找到橱柜并爬进去。

(未完待续)

(文章转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网站删除)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