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亲子教育 > 又爱又恨,充满矛盾感受的关系,也是天下所有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

又爱又恨,充满矛盾感受的关系,也是天下所有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

发布时间:2020-04-12浏览次数:12次

1.


年前,姐妹们相约在一家咖啡吧里,下午茶配八卦就像红酒配电影,聊得正嗨时,突然被一个摔在咖啡桌上红色的小本本打断了。


 “离婚证?”姐妹们尖叫起来。


“祝贺我吧,我终于离了。”晓晓对大家说,然后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召唤服务员点了她喜欢的美式咖啡。


“哎,我说,你这离婚照,笑得挺开心嘛!”

“解脱了!我要是你早离了,这个我必须祝贺你。”

大家七嘴八舌地聊开了。


“当初受了那么多苦和他在一起,没想到还是离了。”晓晓沉默片刻,端起咖啡杯一口气喝了大半。


“是啊,你们当初在一起多不容易啊,那时候你爸妈多反对。”


“你那婆婆谁受得了啊!结婚时候不给聘礼,结婚后还偏要住一起。不会做饭,不做家务,不帮忙带孩子,还得你伺候她……换作是我,早离了。”


“你别说这些风凉话了,他们俩毕竟这么多年感情。晓晓,你要难过就说出来。”



“难过?我好像更多的是释然。最初我对他是爱,然后变成了又恨又爱,那一阵争吵最多。再后来爱越来越少,恨越来越多,每天以泪洗面。现在,连恨意都没有了。”晓晓很平静地说。


“连恨都没有了,那就是真的结束了。”

“不是都应该恨自己的前男友吗?”

“那叫没放下。有恨就还有爱,那就是关系还没有结束。”


“没错,等有一天,你不恨了,也就不爱了。关系就到尽头了。”晓晓说完,就笑了。


那些刻骨铭心的感情,都是爱恨交织的,因为最深的爱,都是用痛链接着的。这贯穿着生命的初始和结束。



2.


老公因为我怀孕而戒烟5个月了,体重涨了20斤,内心的焦虑靠咀嚼已经解决不了了,创作能力停滞不前。可苦了他憋了一肚子东西,却不能落笔成文。“不抽烟就写不出东西来,这是我最受不了的。”他愁苦地抱怨。


在某一个深夜,为了创作,忍无可忍的他重新点燃了香烟。


“你能理解吗,我现在做每一件事,都像你戒烟一样难受。可你能在受不了的时候反悔,而我,不可以。”我说,“等生完孩子,坐完月子,我要买一杯去冰大可乐,加爆米花,一口气吃完;我要喝咖啡,一天一杯,一饮而尽;我要跑步,跑一身汗的那种,然后撸铁,游泳,练瑜伽,要把腿举过头顶,下腰拉伸的那种;我要买口红,化浓妆,去逛商场……”我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开始哭起来。


因为怀孕,女人失去乐趣的痛苦,不能用新生命的到来的幸福感去抵消。也许只有眼泪,才能抵消一点。


女人们都知道生育,是龙门坝,更是恐怖的鬼门关。怀孕的欣喜和对未来的恐惧,在孕期基本是持平着发展的。生理上经历疼痛时,潜意识也在工作:隔离对丧失的哀悼;默默实施着成为母亲后的成功的惩罚;好几年都难忘记生育细节,甚至躯体化为各种“月子病”以表达生育所带来的苦痛。



也难怪每个女人当了妈妈之后,都忍不住地想提醒孩子:“你可知道当年生你有多难?”以此来和他交换被控制的权利。虽然我们也都知道这并不是一句太好的话,可总觉得说出来更舒服。


女人对生育的恐惧,会发酵出非常矛盾的感受。甚至开始怨恨自己选择经历怀孕这件傻事。那句“恨不得把你塞回肚子里去”,就赤裸裸地表达了这份悔恨之心。


“这就是母亲对孩子最原始的恨意吧。”我好像更深刻地认同了温尼科特提出的母亲对孩子的恨意的理论。


母亲和孩子的链接,从怀孕的欣喜和苦痛中产生了。


随着时间,母亲跟孩子之间的爱和恨,也同时持平发展开来。



3.


那天,天很阴,她坐在我对面。她的眉头向中心挤压,把眉心挤出了一条深深的皱纹,看起来不像一位6岁孩子的妈妈,比实际年龄要更大。


“我打了她以后,她一边喘粗气,一边用眼睛瞪着我,用那种看仇人的眼神,我心好疼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很难相信这是我曾经乖巧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眼泪淌过法令纹,悬挂在她的下巴上。



我完全能想象那幅画面。当我们不再满足孩子全部的要求,或提出更高要求,又或者当我们拒绝他们时,孩子的眼神是带着敌意的。


“我也见过那种眼神。”我说。这绝不是安慰之语,而是很多人的亲身经历。


为人父母,谁没恨过自己的孩子?为人子女,谁又不曾恨过父母呢?


当我们是孩子时,曾直面过父母的严厉和指责,那时他们凶起来的样子很可怕,不再是理想中美好的样子,总是指指点点,安排所有事情,不断地提升要求……我恨他们,因为他们变成了像是令人生恶的,高高在上的魔鬼。


当我们成为了父母,又直面孩子的执拗和叛逆。天使的面孔随即变成了挑衅耐心的烦人精,贪婪索取又理所当然的剥削者。父母恨孩子不像想象中完美,带来很多麻烦;恨他不听话,不服从安排,然后吃亏,搞砸事情。恨他像自己一样不成器,不成才;恨他越来越不受控制,最终将不属于我……


如今,因为这份恨意,我最终变成了过去父母的样子。我在还没释怀对父母的恨意时,又变成了最能理解他们的人。些丑恶的面孔,有别人,也有自己。


“我通过他的眼睛,看见了一个很可怕的自己。”她哭着说,“一个我试图永远都不想看见的自己的样子。”


恨意,就像阴天。低沉、寒冷,占据了全部的身躯。我们渴望晴天,却不只生活于此。阴天带来更好的晴天,填满了四季的变化。



曾奇峰老师说:恨,是未能完整表达的爱。而我认为,有了恨,才更加完整地表达了爱。”这何尝不是完成了一次关系中的交互呢?我发现了她和孩子更完整的关系——又爱又恨,充满矛盾感受的关系,也是天下所有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


因为恨的表达,让亲子关系成了世界上最浓的链接。也因为恨的表达,让我们发现了丑恶的自己,于是开始处理感受,与自己和谐相处。


父母——我——孩子。我们仿佛像是一个中间媒介,传递着某种特殊的链接方式。


一想到这个世界上,有我像的和像我的人,就有种莫名的心安和成就感。有一天,我们终将用成为父母的方式,去思念他们。祖祖辈辈的基因和经验传递于此,感受他们支持的力量。那些痛,却更让人心安。


生命总是在运转,链接一直在发生。


你想谁了,就自然会启动属于你们的方式联系,那种又爱又痛,又恨又爽的方式。



4.


不足30平米的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手术床,床身微斜,一个女人躺在上面,赤裸着下身,两条腿分别放在床两侧的支架上。她紧紧地拽着床侧的扶手,瞪着眼睛,大口喘着气,痛苦的嚎叫声中夹杂着低声呻吟,在眼眶里的积液顺着脸颊往下滚,也不知是泪是汗。


这是一间待产室。医院里有十几张这样的床,这床上每天都躺着不同的女人,经历着同样的事情——分娩。



这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他肚脐上有根粗长的脐带还连结在女人的身上,剪开后,他的啼哭变得更大声了。从此,新生命对世界的试探就开始了。


他的出生,让女人成为了母亲。而他们之间第一次的分离,是人世间最高级别的痛。因成为你的一部分而痛,为和你分离而痛。



脐带断了,爱更深了。

来源;曾奇峰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