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精神分析:婴儿刺激屏障

精神分析:婴儿刺激屏障

发布时间:2019-09-26浏览次数:14次


在生命的第一个月,婴儿受到刺激屏障(stimulus barrier)的保护,一个“对抗刺激的保护盾”(Freud 1920),使其免于外界刺激,这是一个传统的精神分析概念。按照弗洛伊德的描述,这个屏障有内在的生物性起源,其形式是提高感知觉阈值,对内在刺激的感知觉阈值除外。婴儿被假设为不具备处理突破了保护盾的刺激的能力。刺激屏障是否在某些点上受到婴儿的某些控制、就像是自我防御操作的一种前体,或者它是否基本保持被动机制的状态(Benjamin,1965;Gediman,1971;Esman,1983),相关讨论一直很活跃。赋予婴儿一些对屏障的主动控制多少改变了对这个概念的看法。

DSC02226

Wolff(1966)对始于新生儿期、婴儿所经历的反复发生的意识状态的描绘永久地改变了我们对刺激屏障的概念。就这个问题而言,最重要的状态是清醒静止(alert inactivity),即“窗口”,在其中能够对婴儿提出问题并得到答案,就像我们在第三章里看到的那样。在这种状态下,婴儿很安静、没有动作,但眼睛和耳朵瞄准外部世界。它并非简单的被动接受状态;婴儿主动地——实际上是热切地——全盘吸纳。如果存在刺激屏障,要么其阈值有时降到零点,要么婴儿会阶段性地跨越它。


在1981年的第一届婴幼儿精神病学国际大会上,Eric Erikson受邀发表特别演说。他告诉听众,他在准备演说中想到最好仔细探究下新生儿,因为距离他前次这么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此他去了一个新生儿托儿所,获得的最强烈的印象是婴儿的眼睛。他用“激烈”形容婴儿们吸纳世界的热切凝视的眼神。对于处在这种激烈凝视另一端的父母而言,这是一种压倒性的体验。


即便在清醒静止状态,婴儿在一周或一月龄时对刺激的耐受度远远低于几个月或几岁大时的水平。但是极幼小的婴儿,如同其他任何年龄段一样,有其最优的刺激水平,低于该水平时会寻求刺激、高于时会避免刺激。如第四章所述,婴儿与刺激的互动存在普遍规律(Kessen等,1970),在社会互动领域中对此有大量的描述(Stechler和Carpenter,1967;Brazelton等,1974;Stern,1974b、1977)。那么,“刺激屏障”期的不同点仅仅在于可接受或可耐受的刺激水平,以及与外界刺激交会的持续时间。婴儿与外界环境的主动调节性交会没有根本差异。这是最有说服力的观点。


婴儿与外部世界的主动调节性交流与任何年龄段的人一样。不同的人或精神病性疾患可具有不同的、特征性的对刺激的量和持续时间的或高或低的耐受水平。婴儿与外界刺激的关系在性质上终生不变。

刺激屏障是一个关键概念,因为它是弗洛伊德快乐原则与恒定原则。


 

                                
   如果您出现婚姻情感亲子关系问题或是心情不好、焦虑、睡不好、恐慌、强迫等明显的问题,抑或没有明显症状与不舒服,或只是有一些莫名的不适感,想进一步了解自己某些问题的潜在原因,表达您想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以及您想通过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困扰。拨通我们的预约电话,我们的前台助理会尽可能根据您的情况,帮您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45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