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儿童与青少年 > 被同学霸凌算什么,被老师霸凌你有过吗

被同学霸凌算什么,被老师霸凌你有过吗

发布时间:2018-01-16浏览次数:37次

直到我长成20多岁的大小伙后,我才有勇气说出这个故事。

 

小学5年级的某个课间,数学老师在讲台上修改作业时勃然大怒。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呵斥我

 

“这道题我讲过2遍了你还做错!怎么教不会啊!你吃什么长大的啊?你给我过来!”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愤怒的老师身边。我能感觉到全班在嬉笑的同学都安静下来了,看向我这边。我的余光能瞥到,走廊上的同学也开始驻足我教室里面望。

 

数学老师看我走过来,手就伸过来扯我的耳朵,边扯边说“你上课到底听不听的啊?你爸妈竟然还给你取名李聪?”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鄙夷的:“哼!”了一声。继续说到:“我看叫你李虫才差不多吧?!”

 

说完,同学中爆出一连串的笑声。我顿时感觉特别的羞愧,脸上的火感觉烧得更旺了,高温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脖子上。

 

老师没想到自己的这一句话竟然点到了大家的笑点,自己也轻轻笑了起来,想了一下,把作业推给了我说道“算了,还是叫李笨好了!”

 

同学们笑得更大声了,我还听到了有人拍桌子的声音,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觉得我比羞愧,我感到无所适从。我完全忘了当天接下来的时间我是怎么度过的。

 

我以为第二天就会好...

 

我以为只要我改正了这道题,老师不在批评我。大家就会慢慢忘记这件事。但其实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李笨”这个绰号像一个影子一样,开始和我形影不离!

 

大家不再叫我的真名,打招呼都笑着李笨”,我开始拒绝和那些叫我绰号的人交往。但他们毫不在意,他们会几个人聚在一起,学着当天老师训斥我的语气,在角落里偷偷或是大神地嘲笑我。

 

同学们叫的响亮,我却无力还击!因为在当时我的潜意识中,这个绰号是老师给我“取的”。是带有“权威性”的。

 

我可能真的是笨吧!我竟然如是想

我以为等我上了初中就好了...

 

可是上了初中,情况反而变得更糟,课间休息时间,我特别害怕走出教室,因为我经常会在教室的走廊上遇见小学的同学。他们或许为了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或是无所不知,只要他们看到我,就会叫着我的绰号向我走来,并且热烈地和我的新朋友谈论我绰号的由来。

 

我的绰号成了他们的谈资,他们很乐意向我的新朋友讲述“李笨”这个名字的来历,说到是老师给我取的外号时,他们都变得更加眉飞色舞起来。我恨他们,却也无力改变,只能快步走回教室,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我变得更加的自卑,上课不敢发言,思绪乱飞,成绩直线下滑。

 

我原以为我可以重新开始,结果并没有。

 

因此,我以跟不上学习进程为由,和爸妈商量休学1年,和下一届的同学一起上学。这时我心中的那只鸵鸟才慢慢尝试从沙子中探出头来。

 

还好在高中后,在某个老师的引导下,我才变得自信开朗起来,我才意识到我并不比别人差。还好,我没有背着这个绰号一辈子。

 

这件事一度被我藏在心里,成为我最不可触碰的事,在大学之前,我潜意识还一直认为,当时可能真是因为自己太笨了,才遭到了老师的辱骂,是我咎由自取。

 

你看,多么可怕。

 

直到大学时,我才慢慢意识到当初那个数学老师对我所做的事是就是一种霸凌,是侮辱。她或许只是说了一次,但是她的言行影响了整整一个班的人,而那一个班的人将她的言行不断地放大,在我的童年里给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这种伤害是无法估量的,就像没有完全结好的痂,一次次被撕开一样。我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在这个“绰号”里堕落下去。

 

大学毕业后,有一次和妈妈无意间提起这件事,我妈听之后勃然大怒“你为什么当时不和我说,你当时和我说我一定撕烂她的嘴巴!”

 

所有的父母其实应该和我妈是同样的心理,但是遗憾的是“妈妈们或许永远不知道!”

 

因为,好多像我一样的孩子,他们不会说。

记得刚入学时,爸妈和别的父母一样叮嘱我:“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从这句话开始,就在我的潜意识中树立了这么一座碑文“老师是为了我好!老师永远是对的!”可事实呢?

 

学校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对于孩子来说,谁的地位最高?谁最有权威?

 

老师!

 

这也正是我受了老师的侮辱后,一直不敢告诉父母的原因之一。

 

我觉得是我错了!老师骂我是对的,可能我真的很笨。告诉父母又如何,父母可能和老师想的是一样的,而且他们知道老师这么说我,可能会更失望。

 

这就是很多孩子的正常心理反应。

我是幸运的,至少我并没有被自己或是周围的朋友逼上绝境,但是那些童年时无人可以倾诉的苦恼一度让我怀疑自我。

 

我有时在庆幸,还好我有人开导,但世上那些没有人开导的人呢?那些处在更恶劣环境下的人呢?他们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呢?

 

大家都觉得霸凌者或许对这个社会的危害更大,但我却认为被霸凌者更容易成为这个社会的不定时炸弹。

 

  不说话的最可怕。因为他的自卑,恐惧无处安放。

 

就像一个高压锅,如果没有出气的口子,而你又不断地给它加热,结果只有一种。

前段时间备受赞誉的《釜山行》的导演延相昊曾拍了一个有关校园暴力的题材,叫做《猪猡之王》。它讲述了校园里有两个团体:以欺凌别人为乐的狗团体;终日被欺凌的猪团体(猪猡)。

所有的“猪猡们”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最后为了逃脱被“狗”欺凌的命运,其中一只备受“狗”霸凌的“猪猡”谋杀了自己的好友,并制造了他受狗团体逼迫而自杀的假象,希望能引起老师的注意,企图摆脱狗团体对自己的追击。

 

他成功了。他以为他的黑暗时刻已经过去,但其实才刚刚开始。那天之后他终日噩梦,事业生活处处碰壁。他一方面害怕“狗”会重新找到他,另一方面又对当初害死同伴这件事满怀愧疚。

 

15年后的一天,他找到了他童年时的另一个同伴,说出了真相,企图获得同伴的谅解,但却事与愿违,最终在当初害死同伴的地方愧疚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些事或许在我们身边都有发生,只是我们从来没有正视过他,也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们!谁会特意去关心这些事呢?

 

老师么?大多数的他们备课,评职称,玩社交哪有精力管这个?父母吗?大多数的他们忙工作,做事业,只要没见到孩子身体受伤和成绩下滑就好!只有那些被欺负的“猪猡们”在乎吧,只是他们却无处倾诉

 

所有的大恶都是从小恶开始的,我们不予理睬,所以小恶变成了大恶,小事变成了大事。

 

对于任何和霸凌相关的事,我们都应该提起重视,在一个孩子心灵最脆弱时做出这种事,真是一件罪大恶极之事!

 

有网友曾说了这么一句话,“雪崩了,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很可怕,很现实。希望我们都能意识到自己这片雪花的重量。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