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解析 > 在暗恋的高速路上 我刹住欲望的飞车。

在暗恋的高速路上 我刹住欲望的飞车。

发布时间:2018-06-05浏览次数:64次

  倾诉人:玉全 时间:4月26日 地点:广州路某咖啡馆记录:爱周刊记者 梅剑飞 漫画:俞晓翔

  本版故事为主人公真实经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已在细节上做技术处理,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玉全 如佳

  关键词:暗恋

  主题: 2011年3月,某周六早晨,玉全开车去苏州。到马群的时候,玉全犹豫了,此去苏州,会不会打扰到彼此的生活?玉全减速慢行,他的脑子乱糟糟:听如佳的口气,她过得不错,我来见她,纯粹是为了验证她过得不错吗?看到她,我真能保证以后不再对她遐想连篇吗?

  我每天都去操场,想在不远处悄悄看着你,为写好一封情书,玉全茶饭不思,他绞尽脑汁,边写边改。不久,玉全将写满正楷的五页信纸装进信封,投进邮局的信筒。从邮局出来,如释重负的玉全恍然大悟,信末尾好像没有署名?回到学校,玉全和往常一样,总是在教室门口装着无意,盯着隔壁的教室。如佳进出教室的前后,玉全的眼神跟着她一跳一跳的辫子飘摇不定。

  “如佳,”玉全在给她的信中写道:“你离我很近,近在旁边教室。你离我很远,毕竟你不知我是谁。关注你,从高一军训起。现在,我们高三,再不告诉你,我怕没机会了……”大约过了一星期,2002年4月底的一天,玉全在校门口看到背着书包的如佳在等车。

  “你去哪啊?”玉全头脑发热,勇敢地靠近如佳,可惜他的声音很小,再加上如佳已抬腿上车,所以,玉全几乎是自言自语。公交车开走,玉全站在路边,他眼睛朦胧,他不想离开,刚才,如佳站在这,空气里还残留她清新的气息。

  瘦瘦的如佳,瓜子脸,一条长辫子在背上轻盈地晃来晃去。最令玉全难忘的是,2000年的一天清晨,他去操场背书,远远地看到操场的尽头,一位穿粉红色运动服的女生,独自做着操。

  玉全在好奇中忘记背书,他出神地观望前方。太阳升起来,第一缕阳光扑面而来,那女生朝玉全的方向、操场的出口走来。玉全心慌,那女生越走越近。

  二人快要面对面,玉全认出来,是如佳。她迎着阳光,透亮的眼镜片背后,她双眸如水。一脸灿烂的如佳,额头上渗出露水般的汗珠,她光洁的脖颈上戴着一串亮晶晶的项链。

  玉全主动示笑,对他可能尚陌生的如佳回以甜甜的礼貌性的微笑。2000年春天的这个早晨,使玉全怦然心动的不只是如佳的笑容,还有如佳走出操场时的蓦然回首,玉全的目光追随着她,两个人的眼神再次碰撞……

  “当时我震惊了,”玉全把这一切都写在那封信中,“你的美丽使我激动,我真想追上你和你说话。你回头看我,说明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对你印象深刻。从此,我每天都去操场,想在不远处悄悄看着你。我最怕下雨,阴雨天很难看见你。为了看见你,我在女生宿舍楼那徘徊,去你们班找熟人聊天。”

  高考结束,玉全也没收到如佳的回信。肯定是我忘记署名了,玉全相信自己确实忘了在那封信的末尾落款。如果是落款了,如佳置之不理我……唉,总之再也看不到如佳了,玉全考到南京读大学,他听说如佳去了广州。

  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 一次次默默走开

  大学第一年,玉全打听到如佳的QQ号。玉全颤抖着点开如佳的QQ对话框,他接连说了几句问候,如佳没有回复。“我认识你吗?”如佳的回复来得太迟,玉全看到她的留言,已是几天过后他再次上网。玉全将自己的QQ签名换成:“也许我们没有半点缘分。”自此,没再和如佳说话的玉全,习惯隐身,看着如佳的QQ头像亮着。习惯在如佳的QQ空间看她记录南方的生活片段。

  如佳的家庭条件比较好,通过她在广州的生活也能感觉出,她买的衣服,她买的香水,她说昨晚的比萨饼味道不好……玉全没吃过西餐,看到如佳的日志,他特意跑到新街口找一家西餐店尝尝比萨饼的味道。“味道很好啊!”玉全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他去品尝比萨饼的经历,他觉得很好吃。玉全非常敏感,他认为自己是个穷学生,和如佳有差距,即便和如佳聊,又能怎样呢?配不上人家,何必说出口?将来,如果混好了再说吧!

  玉全逐渐转移精力,他琢磨着如何发展事业。2006年,大学毕业的玉全,走向创业道路。付出许多汗水,2010年春天,玉全有了自己的公司、车子、房子。

  再次打开QQ,尘封的往事忽然苏醒。他在QQ上和如佳说话,如佳从未上过线。如佳消失了,她换QQ了?玉全费尽周折才知道如佳去了新加坡继续深造。还有希望吗?高中时光,点点滴滴那么清晰。此时,青春活泼的如佳彻底淡出了玉全的视野,她走得太远太远。

  十年的思念一直没变,玉全当初爱听的歌曲《窗外》:“想一想你的美丽我的平凡,一次次默默走开……假如我有一天荣归故里,再到你窗外诉说情怀……”再听这首歌,玉全潸然泪下。痛苦的思念,白天忙碌还好,晚上躺到床上,玉全满脑子都是如佳。

  那封信,那次无果的表白,让玉全自卑。事业的小成给了玉全一点点信心,他想,应该找个女孩好好恋爱。

  2010年秋天,玉全的婚礼现场,道贺的同学朋友没人看出他的神伤。玉全搂着新娘,他曾经梦想着照此娶如佳,要是娶到如佳……已经不可能了。

  此去苏州,只要看见你过得幸福就好

  玉全的妻子无比温柔,慢慢地,他的心回到了家庭。有了家的温暖,玉全不再多想如佳。偶尔,在书桌前看书,在台灯下发呆,也会想到如佳。可时过境迁,玉全的理性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梦。2011年春节,在老家,玉全却不经意间听到了如佳的消息:“她读完书回国了,在苏州工作。”早就趋于平静的内心,重新荡起波澜。失落的玉全心如针扎,不可言说的疼痛侵袭着他,他想大哭一场,又欲哭无泪。

  “不知你过得好不好?”拿到如佳的手机号,玉全特意用一个新号码给她发短信。“你是?”如佳回复。玉全抑制内心的波涛汹涌,他像犯了罪,想要供出心里的某种罪状。万千话语,如何倾吐?玉全真想对如佳掏出自己的心,他说:“你可能都忘记我这个人的存在喽。”

  玉全没有说出全部,他有所保留。聪颖的如佳明白了玉全的满腔热情,“你也不早说,呵呵。我记得在操场上和一个男生面对面笑着走过,是你呀!”“是啊,很想再见你一面。”玉全说,“想看看你的笑。”“我又不是明星,想见我就见呗。”如佳说,“别把简单的问题想复杂。”

  2011年3月,某周六早晨,玉全开车去苏州。到马群的时候,玉全犹豫了,此去苏州,会不会打扰到彼此的生活?“只要看见你过得幸福就好!”玉全对如佳说。车在高速路上驰骋,玉全的心跟着飞翔。过常州,过无锡,苏州在前面。

  玉全减速慢行,他的脑子乱糟糟:听如佳的口气,她过得不错,我来见她,纯粹是为了验证她过得不错吗?看到她,我真能保证以后不再对她遐想联篇吗?

  玉全拨打如佳的电话,响了两声,立刻挂掉。“到了?”如佳发来短信。在一家加油站,玉全苦思冥想,要不要再前进,再走几步,他就能见到近十年未见的梦中情人;再走几步,他的生活轨迹说不定将要改变……见了如佳,又能怎样?玉全掉车头往南京开。相见不如思念、不如祝福。

  回到南京,到月牙湖,玉全想到和妻子恋爱的那些天,常在这散步。回到家中,下午五点。怀孕不久的妻子在厨房切菜,“回来了啊!”“是啊,怎么能让小孕妇一人在家吃晚饭呢!”妻子的温情脉脉轻轻洗去仍萦绕在玉全心头的哀伤,他接过菜刀,要妻子去歇着。妻子爱意绵绵地亲他的脸颊,“谢谢!”那一刻,玉全克制住就要夺眶的眼泪。

  ★记者手记:玉全在回忆如佳的时候,眼睛里散发出光芒,往事像一幅美丽的画卷。回不去的昨天,今天的一切都是无奈。玉全很想见一眼如佳,但他不敢。

  爱周刊问:

  A.玉全痴狂地恋着如佳,却因为自己怀着一种自卑,就连表白都忘记署名,你怕的是什么呢?怕被拒绝,怕自己陷得更深?

  B.终于,你有能力去追求如佳了,而你成家了,再没机会了,这都是谁的错呢?你的优点是,理智,对你妻子而言是幸事。■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彭媛

  玉全一直以来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表现出来的是对如佳的默默关注,这份感情让他充满了哀伤,而如佳却一直不知情。如佳在玉全心目中是女神的形象,是他触摸不到的。玉全对如佳的爱恋更是一种对完美的迷恋。导致玉全悲伤情绪的根源可能是他的自卑,即使他现在有能力了,但青春期的自卑一直延续着。


   如果您或者您的家人有任何心理问题,欢迎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我们拥有最专业的心理咨询导师,从事心理咨询数十年经验,帮助您和您的家人解决心理问题,解决您的烦恼!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29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