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解析 > 和她相爱,却只是一场意外

和她相爱,却只是一场意外

发布时间:2018-06-05浏览次数:66次

  本版故事为主人公真实经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已在细节上做技术处理,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志华芸粒 亦菲

  关键词:意外

  主题:2011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志华回到家,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姐走了,和他复婚。我为这事纠结,夜不能寐。姐对你有感情,而我和前夫有孩子,孩子需要我……”

  年龄不是问题,我喜欢姐姐

  志华在医院打吊针,他不知不觉睡着了。

  护士给他拔针的时刻,他揉眼睛,下意识地看身边,一个女子对他笑:“刚你睡着了。”“哦,谢谢。”志华明白,她帮忙喊的护士。

  简单聊了几句,志华知道她叫芸粒,细心、漂亮而时尚的女人。

  “谢谢,抽空请你喝茶。”志华掏出一张名片,他要走出输液室时,回过头,脸色苍白的芸粒笑着挥手,二人像熟识的朋友。

  2010年4月,志华第一次约芸粒,她竟然又去了医院。

  “你怎么回事?”志华问。“我又感冒了,”芸粒说,“心情不好,免疫力下降,经常感冒。”

  “感冒不能轻易挂水的,你连这个都不懂啊,免疫力都被你给挂没啦!在哪个医院,还要多久,我去接你。”志华去广州路接芸粒。

  “我想找个地方坐坐,听听音乐。”芸粒没觉得和志华之间有陌生感,她轻松自然,“一起走,我请你。”

  “我请你。”志华带芸粒到五台山一家酒吧,安静,音乐轻柔。

  “感冒了应该回去好好休息,早知道就不找你了。”志华本想感谢上次在医院芸粒帮忙喊护士的事,“记住,往后别总去挂水。”

  “没事,我不想回去,想听听音乐,和朋友聊聊天。”天微黑,走进酒吧的芸粒选一个角落坐下,她说:“我不喝酒,你喝我看。”

  舒缓的音乐像志华杯中的黑啤,慢悠悠地荡漾。志华的心也在荡漾,他仔细观看芸粒,芸粒抚摸着手腕的镯子,她细腻的手腕,看上去白净光滑。

  芸粒抬起头,她和志华对视而笑,“你老看着我,看到什么了?”“看到希望,”志华说着没头没脑的话。“什么希望?”芸粒笑,小酒窝点缀着她甜甜的脸庞。

  “你的善良,你的体贴。”志华满眼憧憬。“因为我帮你喊了护士,那不过是举手之劳,真夸张!”芸粒端过桌上的黑啤,她闻闻,转手再推开杯子,扭头打了个喷嚏。

  “我不会看错的。”志华自信地说,“不信我们处处看,给个机会,让我挖掘你不同寻常的一面。”“小弟弟挺会说话,”芸粒说出自己的年龄,32岁,大志华5岁。

  “年龄不是问题,我喜欢姐姐。”志华将杯中的黑啤一饮而尽,他想岔开话题,说正在响的曲子似曾相识,“你能猜出正播放的音乐是哪首?”

  “黎明的《今夜你会不会来》,这么简单的问题考我?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你就说喜欢我,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芸粒的话的确叫志华大跌眼镜,“傻眼了吧,我都结过婚了,哈哈!怎么样?你想说什么?”

  你确实病得厉害,要不要我给你叫个救护车

  亦菲是名护士,志华那次在医院挂水前,给亦菲打电话,亦菲起先没接。

  “有点忙,什么事?”亦菲给志华回电话时,志华去了另一家医院,本来打算去找女朋友的,而她这段时间忽冷忽热,志华受不了亦菲这一点,尽管当初他追亦菲的那会,亦菲冰雪聪明、小鸟依人,几乎没有别的缺点,“我爱你,爱你的所有。”志华发誓一生一世爱亦菲。

  亦菲接受了志华,不久,两人同居在上海路。恋爱三年,2010年春节,志华在亦菲家过年,喝醉两次,亦菲责怪他:“你真不自重!”“我这不是在咱自己家吗?不是开心吗?喝醉了有啥?又没喝死过去。”志华说亦菲的埋怨是无中生有。

  “你娶我过门了?别让我爸妈看不起你,你看看你有什么优点,挣的钱不比我多,房子欠有贷款,特长只有喝酒。”亦菲的话刺激了志华,他在亦菲家过年的几天,神情凝重,逢酒必醉。

  亦菲可能觉察出自己话说过了,她向志华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看你喝多,心疼你,你别再折磨自己了……”

  志华的小心眼迟迟没有释放掉亦菲带给他的刺痛。

  那一天,志华在广州路挂水回到上海路的宿舍,亦菲正在洗衣服。

  “你不舒服?”看志华摇摇晃晃进屋,亦菲伸手摸男友的额头,“发烧了?”

  “退得差不多了,再烧我都要糊了。”志华倒在床上,他装着很不舒服,“想去找您给我开点药,您不接我电话。”

  亦菲得知志华去了别的医院挂水,她脸色僵硬:“发烧感冒吃点药就行,跑去挂水,你钱多,还跑到别的医院去。你当我是你女朋友吗?”

  “我当你是老婆,可老婆不管老公安危,电话也不接……”志华唠唠叨叨。亦菲说:“我先是没听到,紧跟着回给你,你阴阳怪气的。”

  “我早晨和你说,好像要发烧了,你管我了吗?”志华的不痛快慢慢倾泻:“你只会照顾别的病人,呵,尤其是照顾男病人。记得那次,你和一帅哥有说有笑,我去找你,你差点不想和我打招呼……”

  “你确实病得厉害,神志不清,要不要我给你叫个救护车,送你去精神病院。”亦菲端杯水到志华面前,一口气将杯中的水喝光,“给你喝有什么用!你不能好好和我说话?……”

  志华的脑海里呈现出芸粒的面容,成熟女性的温婉,眼神里流淌出的贴心,为什么吵吵闹闹的亦菲没有那样的气息?

  “跟我,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啊,你不是常说有人追你吗?去找好的去呀!”志华头一次想到“分手”这个词。

  姐对你有感情,而我和前夫有孩子

  “我前年离婚了,孩子在前夫那。”芸粒最终告诉志华,她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

  这个消息令志华心潮澎湃,“你的意思,你现在……单身?”

  2010年9月,两人相处约半年之际,志华对芸粒姐姐越来越依赖,芸粒突然改口说出自己的真实状况,自己是个离异女。

  9月1日,志华过生日,中午和亦菲在一起。晚上亦菲上夜班,志华和芸粒先在水游城看电影,再去新庄吃烤肉。

  芸粒喝了酒,她脸颊绯红,貌似害羞:“怕你失望,所以,我不想说。现在,或许可以跟你坦白了……”“我懂,谢谢你信任。”志华像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只戒指,“我预感今天有事发生,中午和亦菲……嗨,差点戴她手上去。这纯属天意,是上天安排的,这戒指属于你。”

  第二天,志华搬出宿舍。他说要去仙林,住到自己的房子里。

  “那房子没装修……”亦菲天真地为志华着想。志华说:“我住那,主持装修。”

  几天后,如梦初醒的亦菲哭着去找志华。

  志华带上芸粒迎接她:“对不起,我也没想到结局会这样,不要怨我,我们的缘分耗完了……”

  带着愧疚,或者是不解,志华住到新庄,芸粒的出租房里。芸粒的韵味,志华回味无穷,她照顾志华,用姐姐的爱宠爱志华。

  “想好了?不后悔?”芸粒说她害怕结婚,“尤其是姐弟恋,维系太难。我累了。前夫比我小1岁,你比我小5岁。你们长得蛮像的,在医院那天,你在睡觉,我看着你,看着药水一滴滴地滴完。”

  “我是真爱你的,我……”志华拉着芸粒走在南林大校园,他们喜欢在大学散步。

  这一天,志华向芸粒求婚,可芸粒的表现使志华失望至极,她不想走,要找个地方坐下,她坐在一条石凳上,茫然地看着一棵大树:“你给我点时间考虑。”

  2011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志华回到家,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姐走了,和他复婚。我为这事纠结,夜不能寐。姐对你有感情,而我和前夫有孩子,孩子需要我……”

  志华笑这是愚人节玩笑,他压根不信这滑稽的事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是,至今, 志华再也没等到芸粒,芸粒真走了。

  ★记者手记:目前的现状使志华一筹莫展,他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局。说起来,亦非还是爱他的,他却爱芸粒更多一点,而他无法抓住芸粒。现在,志华两手空空,他在讲自己故事的间隙不断停顿,“我怀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究竟是不是一场梦?”

  爱周刊问:

  A.因为亦菲没有芸粒温柔,你就迅速移情别恋?你重新在芸粒身上找到爱的感觉,有没有考虑过她是否适合你呢?

  B.芸粒悄悄地走了,她的离去,让你再次想到亦菲的好。现实不是一场梦,也许你始终想不通,为何最后两手空空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吴晓

  志华只是让自己跟着感觉走,芸粒可能比志华更理性一些。芸粒的关心让志华获得类似被母亲照顾的感觉,也间接使得对芸粒的依赖。也许是正是这种依赖让芸粒意识到继续下去的结果。有时候,伴侣关系的维系可能需要相互的付出,单向的依赖终有一方可能会承受不住而导致分离。志华可能需要明确自己内心的真实需求来帮助自己决定未来的方向。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文章只提供学习参考。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如果您或者您的家人有任何心理问题,欢迎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我们拥有最专业的心理咨询导师,从事心理咨询数十年经验,帮助您和您的家人解决心理问题,解决您的烦恼!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44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