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解析 > 为真爱离婚,你却不再回头

为真爱离婚,你却不再回头

发布时间:2018-06-05浏览次数:57次

  倾诉人:静雅 30岁 时间:4月27日地点:新街口某茶室 记录:爱周刊记者 梅剑飞

  本版故事为主人公真实经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已在细节上做技术处理,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静雅 德浩 岩奇

  关键词:回头

  主题:我和德浩恋爱期间,家人逼我相亲,结婚。不得已,我在老家和不爱的人结婚了。不幸的婚姻最终破碎。我又得以重新回到德浩身边,他说可以接纳我。可是,如今我和德浩在一起,却再也找不到过去的感觉。

  你要是不来南京,那我去深圳算了

  我和德浩是网友。我曾在深圳工作,2007年6月,他到广东出差,特意来看过我。“等你想嫁人,记得嫁到江苏来。”德浩临别前用玩笑的语气跟我说,“等你来找我。”

  德浩在南京经营一家小公司,他工作较忙,再忙每晚都要给我打电话,他用甜言蜜语一遍遍对我倾诉挂牵。我在湖南上的大学,漂泊深圳,很多个漫漫长夜,有德浩陪我说话,我不再孤单。有一次,德浩在电话里说:“你要是不来南京,那我去深圳算了。”德浩的话打断了我的犹豫,看来我找到了真爱,他宁愿放弃南京的事业到深圳。他愿意为我牺牲,我又何必真让他损失。

  去南京。我收拾两箱行李,告诉德浩:“我可真去了!”德浩立刻帮我订机票,他舍不得我坐长途火车,“直接打车去机场,我按时在南京这边接你。”

  2 007年12月,我走出禄口机场,站在寒风中,德浩还没到。我东张西望近半小时,德浩的车开到眼前,他迅速下车,提起我的箱子放进后备箱。拉开副驾驶的门,请我上车。

  “其实我早到了,想起你从南方来,肯定怕冷,又赶去给你买件外套。”德浩指指后座,一件米黄色的外套,“等会下车穿上。”我的心暖暖的。刚到南京,我就感冒了。忙碌不堪的德浩为我做饭烧汤,他说:“年底了,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你。你也别急着找工作,好好休息,多玩玩,年后再说。”

  我心疼德浩,为他而学习做菜。2008年元旦,我初次尝试做菜,等德浩下班,他进屋的刹那,眼睛一亮,满桌的菜。他鞋也不换,冲到我面前,我尖叫。过来抱我的德浩,吻我,漫长的吻,我感动不已,为自己,为他对我的热情。

  爱我你就放开我,我迫不得已

  在长沙的爸妈得知我从深圳到了南京,整个2008年春节,我的耳边响彻着家人的叹息。“你一个女孩子,东奔西跑的,哪天是个头?抓紧时间回长沙,在家门口我们也放心。”我一直没敢把自己去南京的缘由告知爸妈。所以,2009年3月,爸爸打电话催我回去,说妈妈病了,那时候,家人不知道我在南京有男朋友。

  我以为妈妈真病了,急匆匆回长沙。事实是,妈妈给我安排相亲。“骗我回来,为的是逼我嫁人?”我不愉快,却体会到天下父母心。“这男孩,要什么有什么,我们是怕你错过。”妈妈的急切似乎是帮了我的大忙。爸爸更是添油加醋,“等你见了就知道了,你爸骗不了你,那孩子有车有房,那……”“我有男朋友了。”事到如今,不能再隐瞒,我如实招来。

  “有不代表适合,适合的才是最好的。”爸爸说,“你嫁在长沙,我们老了也有个照应……”

  我不得不去和爸妈眼中的好孩子岩奇见面,他确实不错,对我非常满意,他说:“看过你照片,真人比照片好看。”

  事情的发展不为我所控制,我操控不住的局面持续恶化,恶化的是我和德浩难再续。

  一来二去,2009年国庆,我和岩奇结婚了。“你玩真的?”要办婚礼前,德浩要来长沙找我,我哭着说:“你别来,爱我你就放开我,我迫不得已。”放弃德浩,我真的迫不得已。“那我祝福你,希望你幸福,记住我对你的爱,我爱你,永远。”德浩挂掉电话,我能想象出他的黯然,想到他会难过,我哭得不能自拔。

  只要你开心,让我做什么都行

  结婚了,没有曾经梦幻过的浪漫。吃饭了,我在想德浩吃了没有?睡觉了,我在想德浩睡了没有?生活沉闷透顶,我经常在睡梦中睁开潮湿的眼睛,岩奇躺在身边,他的呼噜声吵得我失眠。我怀念德浩的鼾声,他鼾声轰鸣,我睡得踏实。

  “为什么哭?”2010年过年,除夕夜,岩奇看我在卫生间擦脸。几分钟前,我在合家团圆的鞭炮声中读到德浩发来的短信:“不想回老家过年,一个人在南京,喝了很多酒。”我为什么哭?面对岩奇,我支支吾吾。他看我手里握着手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前男友?”“是的。”我的头嗡嗡响,搞不清自己在做啥,“我想离婚。”岩奇沉默,他回卧室,坐床头看电视。我慢吞吞进卧室,依偎在岩奇身边,浑身冰冷的我渴望岩奇能够抱抱我,如果他抱我,要我收回前面的话,我不可能莽撞地离婚。岩奇没有抱我,他轻轻地从我身边溜走了。我冲出卧室,他已迈出客厅。“你去哪?”我声嘶力竭地喊,而我的喊声瞬间被鞭炮声淹没。凌晨1点,新的一年到来,我的婚姻在新春的开头遭遇毁灭。

  我给德浩打电话,他安慰我别哭,“你真离婚的话,来南京,我要你。只要你开心,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力排众议,固执而果断地离了婚。

  2010年6月,我重新来到南京,德浩开车来接我。这次见面,他说我的气色不好,其实他的气色也差。

  “回来就好,”德浩的笑容像是挤出来的。 “你别敷衍我。”我的心里冷飕飕的,是我错在先,我亏欠德浩,既然他接受我,说明他真的爱我,我要回报他。

  我用柔情抚慰德浩,扶持他振作起来

  德浩是我的一辈子的依靠。他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喜欢赌钱。这次我回来,发现他的公司不景气。

  “心情不好,去赌钱,所以生意也跟着不好。”德浩坦白他事业的滑坡是因为爱情的创伤。我万分愧疚。我用柔情抚慰德浩,扶持他振作起来。德浩还是会赌钱。不管输赢,每天都出去,夜里两三点才回来。“我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才铤而走险。”德浩自以为是,“我要把输掉的全给赢回来。”我帮德浩打理公司业务,他在外面玩得越来越欢。争吵由此开始,夜里吵,早上吵。我头昏脑涨。

  2011年4月初,一天晚上。我从江宁家中出发,找德浩找到夫子庙。“你什么时候回家?”面对他的赌友,我差不多要咬牙切齿了。“哦,来接我啦。”德浩头都不抬,我说:“给我个时间,我等你。”

  德浩不理我,搓着麻将。僵持有五分钟,我走近,推他的手,他的手搭在麻将上,哗啦,垒好的麻将崩塌。

  “你想干什么啊!”我第一次见德浩发那么大的火,他甩手给我一巴掌,我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嘴角霎时流血。我大哭。“滚!”德浩很粗暴,我惊恐。呜呜呜,我唯有用哭声来掩饰内心的恐慌。

  我跌跌撞撞往楼下跑,德浩追下来,差不多跑到白下路,德浩追上我,我要往路中间冲。“你要死的话给我死远点,别死我这。”德浩拽我,他伸手拦出租车。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上车!”德浩拉我。我对他又撕又咬。 “啪!”德浩第二次打我,他像咆哮的老虎,抱起我,就像放小狗一样,把我丢在出租车后座。“我回头回错了吗?”我泣不成声,“是你要我回来的,我回来你却不想好……”我撕心裂肺,“你伤害我。”“你没伤害我?”德浩摁住我的四肢,我挣扎不动。

  其实,我再次回到德浩身边,容忍他太多,他肆无忌惮,吃喝玩乐,换成我挣钱养他,“当初我放弃你,你今天要报复我吗?”“闭嘴!”德浩想掐我,出租车疯狂地朝江宁方向飞奔,我泪眼婆娑,看不见窗外。

  ★记者手记:委曲求全的静雅,降低姿态、谦卑,她用赎罪的心理对待德浩,以弥补自己当初对德浩的伤害。满脸愁容的静雅哀怨地倾诉着,她说她的眼袋和黑眼圈越来越重,“真累!”

  爱周刊问

  A.因为父母要求,你告别德浩,即便不开心也要和岩奇结婚,这时你没有坚持真爱的勇气,非得结婚才能体会到这是错误的选择?

  B.德浩的变化,也许是你的作用,可他的萎靡不振难道都是你的错?你猜不透,再回首,为德浩付出这么多,为什么他就是无动于衷?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张枫

  静雅应该好好的思考下,自己真的是因为父母之命而结婚吗?又因为真爱而离婚吗?与岩奇结婚而伤害了相恋的德浩,为了德浩离婚也伤害了无辜的岩奇,而如今和德浩再在一起却找不到过去的感觉了。静雅不断的为自己的生活做出决定,又好像不停的去否定和破坏自己的生活。


   如果您或者您的家人有任何心理问题,欢迎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我们拥有最专业的心理咨询导师,从事心理咨询数十年经验,帮助您和您的家人解决心理问题,解决您的烦恼!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47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