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解析 > 要给我买礼物的大叔,突然消失在茫茫人海

要给我买礼物的大叔,突然消失在茫茫人海

发布时间:2018-06-04浏览次数:39次

  倾诉人:小曼 26岁时间:11月2日 地点:新街口置地广场 记录:爱周刊记者 梅剑飞漫画:俞晓翔

  本版故事为主人公真实经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已在细节上做技术处理,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小曼 中保

  关键词:等待

  主题: 2010年10月10日,中保早早地起床,“今天是小朋友的生日,我去给宝贝买礼物。”我懒洋洋地半睁着眼,“再睡会呗……”中保没回应我,他“砰”的一声带上门。接着,他消失了。

  我迫不及待打开纸盒 是安娜苏的一款精灵香水

  我和中保通过玩劲舞团游戏成为无话不说的网友,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我最多的是“吃了没有?”、“吃什么?”、“累不累?”关怀备至。

  中保的嗓音低沉,我喊他大叔。“喊我大叔一点不亏,我比你大多了。”中保说他离婚快八年了,“我比你大十五岁!”我怀疑,“别骗我啦,那么老,还玩游戏?”

  “玩游戏是想让自己变年轻,”中保说,“我可不想和你们年轻人有太大的代沟!”

  2009年10月初的一天,中保约我在玄武门等他,“我有礼物要送你。”中保极其轻松、自然地说,“我和你一样,也生在秋天。我的生日刚过,你的生日紧接而来。”

  我不禁感动。

  傍晚,我在新街口上地铁,前往玄武门。要出站之前,我徘徊,真去和中保见面?他会不会把我当成贪图礼物的女孩?

  我迈出地铁口,中保说他正在凤凰广场前张望。待我走近,中保微笑着递给我一个包装盒,“小朋友生日快乐!”我的脸发烫,“谢谢……嗯,等多久了?”

  “大人等小孩,天经地义。”中保说我很可爱,还懂得害羞。

  中保一身黑色西装,雪白的衬衫,打着红领带,皮鞋锃亮。他的头发有些自来卷,中间夹杂着少许白发。

  “果然是大叔,不过……不是太老。”我强迫自己淡定,“我们要去哪?”

  中保要顺着湖南路逛逛,顺便给我买几件衣服。我推辞,“随便走走就行,晚上我还有事呢。”顺着湖南路走了十几分钟,中保不间断地拉我进服装店。我担心中保在我身上花钱,以我俩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

  “晚上我真的有事,”我说天要黑了,“大叔是不是还想请我吃饭,一起留到下次吧!”

  中保想挽留,我急中生智,把在网上和大叔聊天的撒娇劲拿出来,“大叔答应我,答应我啦……”

  中保宽厚地笑,他说:“晚上我也有应酬,你看我穿得像不像老板。那我们下次再约。”

  “等我过生日,再请大叔吃饭。”我们转头回地铁口,我笑吟吟,“我的好朋友都在,她们都是美女哦,大叔看上谁,我来介绍。”

  “你们哪能看上我这样的老头子,”中保目送我进入检票口,我把大叔留在入口之外,回头看他,挥手,大叔也正挥手,他目光炯炯:“礼物别丢掉,回家再看!”

  地铁上,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纸盒。是安娜苏的一款精灵香水。我蛮喜欢的。

  事后,我向中保道谢,他说自己没有买错礼物:“你确实像精灵,见到你,我更加不能自拔。”

  中保闪进宾馆的那一瞬 我感受到孤单和温暖

  中保说,他有一家公司,平时工作较忙。

  他在忙碌不已的情况下,还要坚持每天来看我。我问他为什么?“见到你,感觉到踏实;见不到你,生活很寂寥。”中保玄乎地说。我说:“大叔你说啥,我听不懂。”

  “大叔很慢很慢,慢慢你会明白。”中保非常温和,此刻,他根本不像网上玩劲舞团的那个男网友。男人都有两面性?

  2009年12月底,中保带我去汤山泡温泉。那一天,有点冷。清寂的冬风吹动我的衣领,中保走到我身旁,搂住我肩膀。如此近距离接触,我能嗅到大叔身上的味道,他爱抽烟身上有烟草的清香,还有大男人的那种说不清的气味。

  中保带我去火车站坐车去汤山。“司机生病休息,我也不会开车。”他说,“我们去坐公交车,体验一下生活也不错,行不行?”我天真地依偎着中保,去坐车。

  泡温泉的过程,中保时不时盯着我看。

  从汤山回到南京市区,夜暮降临,我特疲倦。中保说:“泡完温泉,应该好好睡一觉。”我想睡觉。我们在中山东路停下,中保去一家宾馆开房间。天黑了,路灯和来来往往的车辆展露着夜晚的喧哗。我没有想着离开,中保闪进宾馆的那一瞬,我感受到孤单和温暖,孤单的是他暂时和我小别,温暖的是他即将给我提供一间暖和的房间、一张能抚慰我困顿的床铺。

  卧躺在床上,我眨眼,眼皮很快合上,昏昏沉沉,困极了。不久,我被中保的低语惊醒,他的嘴唇贴着我的额头,“小朋友,起来吃饭,香不香?”我睁开惺忪的睡眼,一排打包的饭菜沉浸在橘黄色的灯光中,香味四溢。

  “泡温泉是放松的呀,我咋又累又困,还很饿。”我半坐着,看着饭菜笑。中保拿起筷子,喂我。偶尔,我咬住筷子不松口,中保冷不防地亲我的脸颊,我慌慌张张松口。尔后我们大笑。我们动作的亲密,来源于我对中保的好感和信赖。口头上,我们没有说什么是爱;行动上,我们爱意缠绵。

  “你是精灵,别人无法替代。”中保要娶我,他提心吊胆,“我比你大十五岁,不知你父母能否同意。”我的爸妈还算开明,说年龄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看人。

  2010年5月1日,中保定好和我父母碰面。4月30日晚,我接到中保的电话,他说还是先放弃算了,“我的公司这几天可能要破产,我怕我一贫如洗,到那时,我可什么都给不了你,你会被我拖累……”

  奇怪,事先毫无征兆。突然,要和我父母见面,却要破产?“你所说当真?”我疑惑。“千真万确,无法隐瞒。”中保语气低沉,“我从未带你去我公司看看,原因就在此。”我说:“即使你一无所有,而我已选择了你,没有钱,我们也饿不死的。你怕什么!我不是物质的女孩。”

  我的父母正在前往南京的车上,5月1日上午即将到达。

  在茫茫人海的街上奔跑 我费尽周折地寻找大叔

  迫于我的软硬兼施,中保和我父母见面了,还聊得极为愉快。

  自今年5月起,中保正式和我同居在汉中门。房子是我租的。“我破产了,房子都抵押了。”中保说,“其实和你刚认识那会,我就要破产了,心情低落,才上网玩游戏的。怎么说呢,你是我的精神家园,能给我力量,我知道自己或许什么都给不了你,但是我无法隐藏对你的爱……你看我都这么大人了,历经人生的酸甜苦辣,还有爱,爱的是小我十五岁的小朋友……”

  中保的话促使我作为他的女友,应当为他付出力所能及的爱。我忙前忙后,租房,照顾情绪低落的男友,我可怜的大叔。

  中保沮丧地卧躺在床,我像当日他喂我一样,喂他吃饭。他抱着我,眼神冲着天花板,呆滞、落寞。

  我没日没夜地加班,想多挣些钱。下班了,我马不停蹄奔回来,怕中保挨饿。我明白,事业挫败的男人,萎靡不振,需用女人的温柔才能将其融化。有时,我急匆匆赶回来,中保不在。我哆嗦着,怕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给他打电话。“我在外面走走,今晚要是回不去也别多虑,我和朋友聊聊。”中保没有我想象的消极,他毕竟是成熟的大叔,“你也多照顾好自己,我会崛起的!”

  中保不在,我夜不能寐。他可能正在和朋友计划着将来的事业发展,想到大叔熬夜奋斗,我热血沸腾,他是勇敢的男人。

  大部分时间,中保待在出租屋里,有我相伴,他的状态也持续变好。中保说:“你无法想象我有多爱你,我的小精灵!你傻乎乎的,我说什么你都信,也不怕上当受骗。你真让我心疼。”“大叔才不会骗我呢!”我搂抱他的脖子,“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也舍不得骗我啊。”中保满脸慈爱,像兄长,像父亲。

  2010年10月10日,中保早早地起床,“今天是小朋友的生日,我去给宝贝买礼物。”我懒洋洋地半睁着眼,“再睡会呗……”中保没回应我,他“砰”的一声带上门。

  这一天,我像疯子一样,在茫茫人海的大街上奔来跑去,也没找到中保。中保的手机关了,夜里,我没等到他的敲门声。我问遍所能问到的他的朋友,皆一无所知。

  我不曾知道他的公司在哪,他以前的房子在哪?我找朋友查他的消息,朋友说,这个名字是个已婚男人,孩子已上高中。我不信,我费尽周折地寻找中保,独自等待大叔。

  ■

  爱周刊问:

  A.小曼和大叔交往以来,他见过你的父母,你见过他的亲人吗?是什么因素让你对他深信不疑?

  B.现在的状况,相信读者朋友都已有了自己的答案。小曼还想等待,搞不懂你还在那等待什么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吴晓主任:

  显然“象兄长,象父亲”的中保对小曼来说是很大的满足。这种情感上的满足遮住了理智的眼睛,情愿“独自等待”。当中保在小曼面前隐藏起自身的某些真实状况时,从另一个视角我们也能看到中保显然清楚自己的行为是否恰当。只不过中保的这种行为倒恰恰可能满足了小曼的幻想,“大叔熬夜奋斗,我热血沸腾,他是勇敢的男人”。也许时间能帮助小曼慢慢回归理性,走进现实。


   如果您或者您的家人有任何心理问题,欢迎来南京晓然心理咨询我们拥有最专业的心理咨询导师,从事心理咨询数十年经验,帮助您和您的家人解决心理问题,解决您的烦恼!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