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南京心理咨询 > 案例解析 > 老公精心服侍我我的心却被表叔带走

老公精心服侍我我的心却被表叔带走

发布时间:2018-03-17浏览次数:52次

人物:小娇 表叔等

关键词:错爱

主题: 表叔一个电话能把我迅速喊走,为他怀孕两次了,我恨自己。“那我要是再怀孕怎么办?”我最厌恶表叔的是他贪恋一时,出事了就逃避。“再怀孕的话,生下来得了。”这是2010年国庆长假,我们在张家界旅游,表叔的玩笑似的诺言。


挽着表叔的胳膊 我们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淹没

“没有表叔,就没有我的今天。” 老公非常敬重他的表叔,和我恋爱之初,他便告诉我,要尊重表叔。

表叔40多岁,沧桑的脸庞写着宽厚,他风度翩翩,以一副硬汉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乐于助人,不计个人得失,颇有男人情怀。

20074月,我有机会跟表叔去香港出差。一路上,他像慈父对待女儿,对我百般呵护。上飞机,他检查我有没系好安全带,递口香糖给我,要我不停咀嚼,“否则噪音太大,容易头痛。”

我对表叔在尊重之外,另有一份亲近。我对表叔的好感,是亲人的那种情愫。远在香港,孤身在外,有表叔在身旁我才不觉孤零。

跟表叔逛商场,他见我对一款粉色的LV包包爱不释手,执意要买下送我。“不用……不用,真不用。”我是心里嫌贵。

“别大惊小怪的,你不仅仅是我公司的员工,我更是你的表叔。”表叔轻轻对我说,他笑容满面,语气诙谐,“安静一点,我们这不是在南京,注意形象。”

我不是物质的女人,物质却给了我不可言说的对表叔的亲近。“这是你努力工作的应有所得,再加上我们是亲戚。”表叔说我是懂事的孩子,给自己孩子买东西,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从商场出来,表叔下电梯不留神扭伤了脚。我挽着表叔的胳膊,走在香港的街头,我们被陌生的来来往往的人群淹没。

“要不要去医院?”“不要,我的脚经常这样,走慢点,一会就好了。”

一转眼我们亲密了许多,表叔时不时侧过脸看我,他的额头渗出汗水:“年龄大了,不灵活了。”“您真不谦虚,大什么啊,风华正茂。”我想让表叔笑,他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转而叹息:“很多年没被人搀扶了,被你搀着,我想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次,是个夏天,我踢足球伤了脚,被一个姑娘搀扶,她和你一样,水灵灵的。”

“她……”“造化弄人,她最后嫁给了别人。”

颤颤巍巍的表叔陡然来了兴致,给我讲他的情史,他说这是他的秘密,“我们谈了三年,她被一个老板给拐走了。哈,我这才创业的。结果呢,她和我藕断丝连。前两年才断绝往来……”

“为什么断绝往来?”我感觉自己问多了,主要是好奇。表叔没说话,他低头看看路,深深吸了一口气。

等会送你回家,擦干眼泪 明天起来,太阳照常升起

跟随表叔出差几次,他给我买衣服、高级化妆品,我找不到拒收的理由。

200812月,月底的一天,我整理公司报表到深夜,表叔也在办公室没走。凌晨一点,表叔喊我过去吃点心。

我吃几片面包,喝几口水,靠在沙发边沿,不经意间眼皮合上。很困。一阵窸窣声传来,我费解地睁开眼,表叔帮我脱外套,“我这空调温度高,穿得太多,等会出去就冷了。应该把衣服盖在身上歇会。”

我睡不着了,房间里唯有呼呼呼的空调声。半眯着眼的表叔坐在不远处抽烟,他的腿跷在椅子上,极其疲惫的样子。一支烟抽完,他又抽出一支,伸手摸火机,火机在我旁边的茶几上。我掀开白色的羽绒服,拿起火机,去给表叔点火。

“谢谢。”表叔说,他的眼神落向我的上身。我的上身穿着红色的保暖内衣,卷起衣袖的两臂,被洁白的灯光照耀,白晃晃的,“白月光……”表叔说,“你最明显的特点是……是皮肤太好。”

表叔抽完第二支烟,他站起身,朝我走来。虽然我闭着眼,但我能感受到他急促而缓慢的脚步。他渐渐靠近我,我崩溃了,怎么办,怎么办?

扑面而来的热气,吓得我屏住呼吸。或许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尽管这本属情理之外。我被表叔揽住,自始至终我紧闭双眼。

“我们是有亲属关系,可我们没血缘关系……”表叔用他的道理突破我仍在挣扎的底线,他用温柔的双手抚平我翻江倒海的心跳,他说,“别怕,有我在,什么都别怕……”

我紧闭双眼,竭尽全力想点别的事,强迫自己回想报表上的数据,转移意识我不承认自己此刻正顺从表叔,被他一马平川地占有……

“哭什么呢?”表叔大言不惭地说,“这仅是我俩的秘密,天不知地不知,你知我知。我会对你好,你别想多了。多一个人关心你,你也不吃亏嘛!”

我睁开眼,室内只有灰暗的电脑显示器闪烁的光亮。像翅膀一样的羽绒服展开,盖住我们,盖住我的脆弱,我哽咽。

“等会送你回家,擦干眼泪,明天起来,太阳照常升起。”表叔的洒脱慢慢平息了我,我说:“该回家了。”

回到家,我进卫生间,一遍遍冲洗,洗去皮肤上的污垢,我依然感觉自己浑身脏兮兮……无能为力了。

老公睡得很沉,躺在他身边,我心慌意乱。强烈的愧疚感侵袭我,我真想推醒老公进行忏悔……我咬紧牙关,我拽自己的头发,告诫自己要冷静。

冷静不了的事,这种事,有了开头,注定难有结尾。闲不住的表叔,时常给我短信,约我去哪哪哪,我会鬼使神差地赶去。


无法再冷静的是,20096月,我怀孕了。显而易见,是表叔的。


我歇斯底里,表叔开车把我带到扬州,要我冷静。在酒店,我急躁:“你毁了我!”


和我相反,表叔淡定得很:“我带你离开南京,是想让你散散心,不是让你闹。你听我的,即可高枕无忧。听好,让他带你去医院,你要表现出委屈。他不可能怀疑那不是他的!这事这么办,错不了。”


表叔一个电话能把我迅速喊走 我怎么就离不开他

我对不起老公,对不起孩子,对不起家庭。我最对不起的是自己,我亏大了!

“你得补偿我!”我不是贪钱的女人,而表叔若能给我适当的经济补偿,那能给我精神上的安慰。

哪知,表叔给我不到一万元钱,立刻收手,他说:“不对!我们的结合是因为感情。给你钱的话,那我们的交往变成交易了,变质了。变质的感情一毛不值。”

表叔不再给钱,我反问自己对他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心态?奇怪的是,我对表叔有依赖,好像是爱上他了。我找他要钱,原因是我嫉妒他没有给我全部的爱。

“你可以不给钱。我要的是真心,你给我的是什么?”我问,“是真心吗?”

等到20106月,我一直没能等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妙的是,我再次怀孕。

“老办法,找你老公。”表叔带我到天目湖泡温泉,沉浸温泉池,他轻轻朝我泼水,“我不能陪你去医院,真被人看到,有嘴说不清。”

“你压根不爱我。”我拍打池边的温水,心里凉飕飕的,“说得轻巧,你欺负人。我的真心换不到你的真诚,你虚伪。”

表叔看出了我的性格,我有那种与世无争的恬淡,我是中规中矩的少妇,有幸福的家庭,基本不会毁掉自己的生活。

陷进表叔设置的网,我找不到出口。

“为什么我离不开你?”我常内疚,提出过分开,我们断断续续,分开太难。表叔说:“相爱的两个人,哪能说分开就分开?”

老公恨透自己了,他埋怨:“对不起老婆,你这……怀孕,我抱歉,我很细心了,怎么会这样,我反思……”带我去医院打胎,回到家,给我炖鸡汤,喂我喝。

我骂自己犯贱,我把老公当成表叔,表叔捧着鸡汤,小心翼翼送我嘴边,“我是爱你的,你受苦了。”我想听到这句话。

老公精心服侍我。待我恢复健康,我骂自己,表叔一个电话能把我迅速喊走。

“你要是真爱我,为什么你一点也不担忧我怀孕?”表叔不喜欢用安全套,我清楚,他自私,我怎么离不开他!表叔说:“我也离不开你!”

“那我要是再怀孕怎么办?”我最厌恶表叔的是他贪恋一时,出事了就逃避。“再怀孕的话,生下来得了。”这是2010年国庆长假,我们在张家界旅游,表叔的玩笑似的诺言。

不知是报应还是机会,201012月中旬,我第三次怀孕。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 心理咨询 邢晓春

小娇对表叔的依赖,呈现了她内心深处的需求。表叔给予的物质诱惑,那历经沧桑的成熟、长辈式的关爱,都是小娇成长中和现阶段所缺失的。她自己无法分辨出这两个男人所能够给予的“爱”中,有多少与自己内心世界缺爱的图景匹配。小娇不得已在获得老公的爱与诉求表叔的爱之间振荡,无意识地希冀这些残缺不全的零星爱,能够拼贴出一副完美爱的拼图。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南京心理医生

扫一扫 关注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78 Second.